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十四天
发表时间:2011-08-05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十四天(2011-5-24

 

       今天行脚进入安徽天长地界,行脚三十公里路程。行脚进入第二阶段——脚底、小腿酸胀时期。两天来,大家情况甚好,虽酸胀,行进速度未减。

晨,行进至一小镇,随行护法通知,于镇中早餐,再向前行,镇与镇间相距甚远。

早餐是在镇上路边的早点小店中,有粥、油条、烧饼。近两天都在路上早餐,没有粥吃,今见有热腾腾的稀饭,当然起了一点小小贪心的欢喜心,在小桌边坐下,店家拿起抹布整理了一下桌子,拿着抹布转身离开,来到斜对面的粥锅旁,拿起碗,用刚刚抹桌子的布,在碗里抹了一下,装满粥端上桌来。

店家这一个抹布抹碗的动作,恰好被我见到。望着热腾腾的稀饭,我根本不能下咽。后来,护法爱群知后,说了一句“眼不见为净。”是呀,眼不见为净,可我亲眼见了。也只能说明我心里不净了,《维摩经》中云“心净则国土净。”吾心中未能清净,故见是动作,不能下咽。便拿起一只现烘的烧饼吃了起来。

 

边上的烘炉中烤着发过的面粉做成烧饼及夹着芝麻的香味,阵阵的飘来。不由想起,童年时的情景。曾记得三十年前,计划经济时代,因家庭人口多,生活超支,计划口粮被卖至粮站,需用钱分批买回。时家父行医,一得有钱时,即至潘桥粮站买回点,用手即可拎起的一点点粮食回家。

吾是最乐意随父母去粮站买粮的,总是兴高采烈地随着大人去粮站。因为,每次去时,大人总是会买几个烧饼。隔河看到烧饼店,就可以用眼睛感觉到,发过的面粉烧饼及夹着芝麻的味道。

最喜欢的还是同父亲一同去粮站买粮,每次买好粮,父亲都会到河对面烧饼店去买几个烧饼带回来。父亲也总是买好后把一只饼给我,我拿到后,也总是先送到鼻前,闻上一闻。闻闻那发过面粉与芝麻的香味。一路上慢慢地细嚼着一个不过二碗大的烧饼,生怕口子大了,一下子没有细细品味出芝麻的香味,一下子从喉中滑入到胃里可惜了。

同母亲去买粮,可就没有那样的享受了。每次买好粮,也是到河对面的烧饼店去买几个烧饼带回家,可母亲总是买好后,就用纸包了起来,并对我说:回家去,同弟妹们一起吃。虽然,心里想现在就吃到烧饼,但嘴上还是说好的,不敢闹着要现在吃烧饼。

因为,一闹,下次就不带我来了,就不能在烧饼店前闻到炉里香香的发过的面粉做成的烧饼夹着芝麻的味道。回家到,母亲却总是在分烧饼时,第一个给我。我拿着烧饼也总是,不忙送进嘴里,先送到鼻前,闻上一闻,闻闻那芝麻的香味。

同时,也不忙细嚼拿在手上的烧饼,总是看着其它弟妹吃一半后,我才慢慢细嚼起手中的烧饼。掉落的芝麻也总是拣起来送入嘴里,每一粒芝麻都会被用坚硬的牙齿,将它磨成像面一样的细,让芝麻中的香味完全释放出来。再慢慢地随着唾液慢慢地从喉间慢慢地滑入到胃里。

每次,买粮回来后,总是盼望着下次,能快点再去。每次回来,慢慢地吃完烧饼后,总会问上一句,下次什么时候去粮站呀?父母总是说早呢,吾也总是失望地盼着,能快点去粮站买粮。

后来,渐渐的长大,再也不问何时去买粮了,不是不喜欢芝麻烧饼的香味。却是懂得理解去粮站买粮的艰辛。因为,家庭的困难,生活的超支,才被迫将粮卖到粮站,才再筹钱将卖的口粮买回来。几分钱的烧饼,在吾当时看来,是好吃,是香的。看到的是黑(面被炉子烤焦的黑疤)黄(发过的带碱分面粉色)相间的烧饼让人口涎欲滴的诱人,却没能看出父母为儿为女让人心酸的辛苦。

今天闻到烧饼芝麻香的味道,却没有了以往那种对烧饼热衷的心情。亦或正是每次父母粮站买烧饼情景对我的刺激;亦或是今优裕生活使我对烧饼的不屑一顾;亦或是今日行脚朝山的我不再对烧饼那么热衷;亦或是没有了父母,再也没有吃烧饼的愉悦。凡此种种,至少今天不再使我对烧饼,像以往那样的喜欢。

虽然,父母不希望后代再回到他们那么艰苦的时代,但是仍然希望后辈们记着那个没有吃的时光,这样才能更加的惜福,更加的珍惜当下的拥有。父亲常说:“养儿防老,积谷防荒。有时思无时,莫待无时思有时。”是呀,“惜衣有衣穿,惜食有饭吃。”今天的生活是比那个时期好上百倍。但今天的人们,却未能真正的珍惜今天的福份,未能真正的惜福、修福、积福。白白米饭倒入垃圾桶中,肆意的挥霍浪费着。我想若经过一个烧饼连上面芝麻都要慢慢细嚼生活的人,决不会将今天的福份白白的折煞。

父母经历了艰苦的岁月,已安然的离开了我们,不再有那世间的纷繁带来的烦恼。亦或长寂光中,悲愍着子孙们的不悟,追逐着名利的浮云。

想起父亲常挂在家中两句:“浮生若梦谁非寄,到处能安即是家。”我想,我们应当深刻的回味两句的意义,规划已半人生过去的未来了。

上午的行脚中,不时的想着童年时期的这一些往事。好在,蓝天白云,云朵的不断变化,呈现诸多让我遐想思绪,定力、龙慧、圣贤、演圣等亦不时指着天空的白云,叙说看到白云像着什么,吾仿佛回到了那童年的时代,却无法像那时一样无忧无虑。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无奈吧?世事的变迁,不再使人开怀,因为烦恼的执着,不再使人开心,即是开怀、开心的,亦不过暂时的假象。当我想到此时,心情舒畅许多,迈开步代顺利完成上午的行脚计划。

 
 
 

 

下午,行脚途中,见一桥下有捕鱼船停靠岸边,于桥上高声问渔家,可否有鱼卖?右岸渔家回无鱼。复问左岸渔家,亦云无鱼。甚觉奇怪,遂自桥上顺下,来至渔船边,几番问询,终说有鱼。

吾上至小船,对渔家方便云:吾不甚水性,师父教我当放生,来日若不慎跌至水中,鱼会相救一命。渔家问,鱼会相救?吾云是也。吾实欲使彼知,其今捕鱼造罪之事,彼当不能明白于此理者。

渔家问要鱼多少?吾问有多少?渔家男主人即于河中网里取鱼相视。吾问其鱼价多少?渔家问要多少?吾云有多少要多少?

遂将渔家所剩几处河网中之鱼全数买下。想必渔家亦自暗喜,不必携至市中售矣。彼所开价,吾亦未作还价,亦足以令彼心喜者。吾时想,既是放生,既起善心,何必再于钱上起吝啬也。

放生重在起慈悲心,故问随行同道,有欲随喜放生者举手,同道皆随喜功德,愿出资共同放生。

渔家起网中鱼,欲秤之,因量多,手提不起,吾即以拄扙当杆抬秤以秤份量。行脚同道,遂豋船,携鱼至河水下游放生。此河水乃向西流者,恐于上游放之,下游不远处有大渔网拦截,故行至下游,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后,将鱼尽数放之。

 

鱼出网遇水,快速游去,见彼水中游戏之状,心中顿生法喜。非为区区放生小事,实感今日放生因缘殊胜,自桥上询问多次,皆答无鱼,及至桥下,亦云无鱼。心中再次坚持,方使网中之鱼得以放生。是知,欲救众生者,其心当坚,其愿当广,其行当实也。

鱼虽放生,难保将来,不被重捕。有此闻三宝名因缘,想必来生,定已种植闻三宝名之善因,自当不复重入三途矣。鱼等闻佛法名,当如《焰口》中云“钩杆已在君手,切莫从前再犯钩。”祈诸放生鱼等,能将闻三宝名之因缘,互传互信,以为将来成菩提之种子。

放生时,吾坐船上,遂想桥上问鱼及今得鱼放生事,随说偈云:“和尚询鱼价,拄扙抬秤杆;问鱼几多斤,尽数放生去。”

 

放生后,不想随渔家坐船返回,上岸步行回行脚公里大道上。行进在河边的大堆上,路很小却很长,两边有树,微风吹动,树荫下,甚感清凉。吾语行脚同道云:此路虽小,但很清凉,能通大路之上。若放生之行,虽是小道,但能启发吾等慈悲之心,对于吾等成就菩提大道,亦是相通,相得益彰者。

 

回程至公路时,见池溏边有骑车垂钓者,正是“和尚乘船放生去,狂徒骑车钓鱼来。”是知,放生乃依他力,难保再入厄运,须依自力以自救,方能牢记往昔之所犯,不再重犯钩也。

世间诸事,何尝不是,若明是理,诸事圆融。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五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三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