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十六天
发表时间:2011-08-05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十六天(2011-5-26

 

       今日沿121省道前行,行脚20公里路程,宿盱眙。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405公里。

 

       晨,第一枝香行脚,蒙蒙细雨伴行,天气凉爽,行脚速度甚快,虽无起泡之患,酸胀之感犹存。脚底已因数日来行脚,已板无柔性,脚似乎“廋”了,没有前几天“胖”矣。

 

       近几日行进在公路上,来去的收割机多了起来,布谷鸟飞翔着,不时的唱着“快快割麦!快快割麦!”之歌,公路两旁的田野上,金黄硕大的麦穗,在风中来回的摇动着,收获的季节到了。

       忆往昔,吾童年时,一到农忙季节,大人们整天忙于农活,割麦打场,晒麦扬尘,装袋收藏,起早贪黑。以致吾上小学时,由学校停课,集体组织到麦田中捡麦穗。

回想那时,在麦田中弯腰捡起麦穗放在篮中,最后,倒在一起堆成一小堆的麦堆,相互间比试着捡的麦穗的多少,亦无比的快乐,那也是一种收获的喜悦。

今日,随着科技的发展,机械化程度提高,已不需要那么多的人力劳动来完成简单化的劳作,那时农忙时忙碌的情景已不复再现。

望着收割机在公路上缓缓驶过,吾曾动念,收割机在公路上行驶,不是其最终的目标,经过公里去到可以收割收获果实的田野才是它的目标。

我们行脚走在公路上亦复如是,行脚只是我们要达到目标的一个手段,是修行的一种方法,我们是要去到大智文殊的境界中,去收获般若智的果实。当我们去收获果实时,是否思维过,我们曾像农夫一样辛勤耕耘过我们的福田否?若不勤耕福田,那将是妄得收获,说食数宝,终将一无所获。生田、熟田下种虽同,收获有异。正所谓“生田无人耕,熟田有人抢。”,若是不宿植善本,妄想收获,那将是望田兴叹。若于当下,仍不觉察往昔懈怠,勤于心田耕耘修善因种子,那将是愚痴至极矣。

 

下午,往盱眙铁山寺参访。铁山寺住持乃上海佛学院第七届学僧心成法师。彼至铁山寺已十二个年头。初来至此,荒山一片,十二年来,护持道场,精进努力,已建大殿、天王殿、厢房等建筑,寺院已初具规模。

吾等车至铁山寺风景区时,心成法师已在景区牌坊前相候,驱车沿就近小路至寺中。下车见大殿前已挂“热烈欢迎慧明大和尚行脚五台一行莅临本寺”横幅。吾一见此,悔不昨日,告知其欲来此参访事矣。

心成法师导引,沿台阶至大殿,忽听得鞭炮,着实“吓”了我一跳,原来为欢迎行脚团的到来,大殿外两边放起了鞭炮。更感不安,何以行脚,还需此等排场,转念一想,心成法师热忱之心可以理解。数年前,心成法师亦曾多次相邀来此“指导”,实因寺务纷繁,无暇满其愿,每次皆口头应允,皆未如实兑现。

此次行脚,既至盱眙,虽相距五十公里,若不前往参访,恐来日,心成法师知吾路过而不招呼者,责怪院长摆架子矣。

此次行脚,除心成法师外,吾亦有计划参访铁山寺者,铁山寺乃东汉严佛调所建。严佛调乃汉人出家之第一人也,故本当前往参访。

 

 
中国第一位发心出家僧人严佛调

《高僧传》云:“调本临淮人,绮年颕悟,敏而好学。”曾就安世高学习佛法,后披染剃度。

佛调与安息国优婆塞都尉安玄共译《法镜经》2卷、《阿含口解十二因缘经》1卷,佛调任笔受;并于洛阳译出《濡首菩萨无上清净分卫经》。严佛调“发愤忘食,因闲历思,遂作《十慧章句》。”《十慧章句》其正文已失传,唯留有其序之残余者,此书乃华人对经典之释义也。

吾于铁山寺中,吃茶相叙时,曾云:“此次来铁山参访,为看两位法师,一位是古德严佛调;一位即是心成法师。”古德能发心出家,且为第一出家人者,岂可不使后世佛教徒所景仰?现今之心成,来此地时,一无所有,能安心于此十二载,默默无闻,安心于道场,岂不令人随喜赞叹?

盱眙之地气候宜人,铁山寺风景区有天文台观察点,宇宙行星中有一颗以盱眙命名行星盱眙星者。

中国乃茶之国都,茶之种植早自唐时,已闻名于世。陆羽《茶经》之撰,亦得益于佛教之因缘。“茶禅一味”早已成丛林论禅之辅助,赵州“吃茶去”深含禅宗之机锋。华夏茶之种植,南至海南,一路向北至盱眙,自盱眙再北,未闻再有种植茶者。

铁山寺之茶清香醉人,辅以山泉,甘甜吻润。茶叙后,叙后,心成法师引领至严佛调石像前参礼,合影以作纪念。

 

行走在铁山寺中,周边绿树葱葱,空气宜人,深深的呼吸着沁入心脾的新鲜空气,使数 日行脚的疲乏,以至于荡然无存。因相距住地近五十公里,不得不离开这让人生起“贪心”氧吧中。

 

来至盱眙城时,见城市雕塑中,多依龙虾为造型。一问方知,此处盛产龙虾,并每年有所谓的“龙虾节”,已十一届矣。公路旁有一处特大的龙虾雕塑,有云“中国龙虾之都”。并有在建一幢大厦造成龙虾之型态者。

吾见而笑语行脚同道云:“吾见古来图腾之信奉,皆敬畏而塑造也。未见欲食之,而造其型也。”路旁有塑龙虾作欢迎状,微笑而招手者。岂有被人食而欢喜雀跃者。

龙虾型之大厦,人入于虾之五脏,不被虾食,当然不惧。虾之入人之五脏,为人所食,岂有不惧哉?若真有若大厦之龙虾,人为彼所食者,定当惶恐万状矣。人何以不换位而思考耶?若自因果论,今生初你食,来生你当被食。今生你享受其美味,来日定当彼享受你作美味,如是怨怨相报,何时了结耶?

吾于行脚路上,曾问行脚同道,食用龙虾者,岂不怕将来“虾兵蟹将”之报怨,使洪水泛滥,尸漂荒野,腐而为鱼虾之食耶?

人以其欢者,而使彼忧,依彼悲者,反为人所喜,愚至极也。唯念“往生咒”以超生彼诸虾类矣。

 

夜宿住地近淮河岸边,淮河河水浑浊。致所以叫淮河者,因沿河两岸常栖息一种叫“淮”的鸟,因之而称之淮水。淮河乃长江与黄河间,最大之河流,历古以来,洪水灾害不断。黄河夺淮入海,使泗州城为洪水所淹没,整座城池仍沉寂水泽之中。据云乃为中国唯一座至今有三百多年完整的城池。

世间无常转换间,若能于有情世间及器世间明白无常之理,则能不计较于得失,不嫉妒于他人,不迷惑于世相。以清净心转于万物,心不被身所役,身不为境所累矣。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七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五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