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二十一天
发表时间:2011-08-05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二十一天(2011-5-31

      

今日,行脚沿121省道,行脚21公里,宿睢宁。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547公里。

      

       晨,大雾久未散去,虑安全因素,上午暂不行脚。

往真如寺一访,真如寺占地三百亩,寺院建筑一般。乃由原古刹圣寿寺异地重建者,中轴已成,两厢在建。

圣贤同学等至客堂欲盖三宝印以作留念,听闻寺中出家众皆不在寺中云云。吾坐于殿后栏杆处等待盖印后离开,久等不来,后来方知,寻出家人不得,故迟迟方回者。

吾回首见几件僧衣凉晒在寺厢房走廊中,象旗子一样飘来飘去,昭示着这一个寺院是有出家人的,如今询问方知皆不在寺中。

 

吾苦笑一声,行脚大众相互议论着离寺,于寺前集体留影,以说明来过此寺。

说来过此寺,与不来,亦无大区别,寺中殿堂门皆紧关,中门虽开,却以似“牢门探监一样”(宏寿法师语)的栅栏隔着。吾等唯有于栅栏外问讯作礼。

看此栅栏,似佛于栅栏之内,吾等于栅栏之外,吾等似“自由”之身。其实不然,吾等于三界樊笼中,看似无有栅栏之隔,却早已注定吾等于此界里轮转无期,难以出离。业因的栅栏使我们佛界永隔,三界难出。

真如寺的法师们用栅栏隔人入殿,亦或欲使进寺之人于此栅栏起思维吧?

真如寺的法师不见在寺中,亦或亦同吾等一样远行行脚朝山了吧?

 

       真如寺旁即项羽故居,行脚大众亦往游览。

       “一篇本纪垂青史,不以成败论英雄。”想那力拔山河之英雄气概,遥想当年“楚霸王”力举宝鼎,推翻暴秦之一统天下,何其英雄!霸王别姬、自刎乌江之时,别何其悲壮!

       纵观项羽一生之为人,不以阴谋阴诈行事,“鸿门宴”中,本可杀刘邦于宴间,却放之。此乃诚信使然也,岂可以小人之作为,而失信于人哉?

       想当年,项羽、刘邦见于秦皇之出游壮观队伍,项羽曰“彼可取而代之”,刘邦则曰“大丈夫生当如此”。两者所语虽似相同,却是不同的思维方式。一个是深远的希望之心,一个是急切的贪求之心。

       项羽虽有远大之抱负,却无容人之量;刘邦虽是无奈之徒,却能知人善用。

       若范增之谋,足可以帮项羽定天下,却遭猜忌。

       于游览时,坐读项羽石刻本纪,中有语云:“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是知,项羽是时忏悔之意,虽可渡而东山再起,却自刎以谢江东父老,英雄之气概也。

       虽坑杀数十万之降士,然不忍杀多年随伴之乌骓,怜悯之心也。

 

       学佛何尝不是如此,必有大愿,辅之以行,坚定信念,精进不懈,切不可半途而废。怜悯众生,方可不辞辛劳;感恩众生,方可成就道业。

 

       路遇一在家男众居士,彼云:“全家信佛,然未曾皈依,唯知念阿弥陀佛。”知吾等自沪上行脚朝礼五台,甚是赞叹。吾告之,六字洪名常存念中,行住坐卧念不忘失,九品莲台必已于莲界盛开,信愿念佛乃佛方便此界众生之成就法门,能深信不疑,则定当蒙佛接引。赠彼佛珠,居士甚是欢喜,言当珍惜,坚定念佛信念,不忘法师赠珠之宜。

 

       行脚路上,于一处休息,旁有四位年岁大者,亦坐于门前,吾等取薄荷糖分食以解乏。前数日,吾曾警于行脚大众,勿施食物于人,恐人存疑心,免生烦恼之事。今为使众知吾所言,故使演圣将糖分散于边上旁观者。唯一最年长者,伸手接糖,演圣施彼两粒,余皆摇头不接,示意不要。意恐此糖似迷药也。

       接糖老人一粒入口,薄荷之味,使彼若食芥末,眉头紧皱。彼将余之一粒,示边上一人食,彼人转头不食,似不屑一食,似厌老者令彼不当食之糖。复多次看食糖老人,食后有何反应。如是种种,皆在吾之观察之中。

       吾等临行前,取玉观音像赠予先前接糖并入口吃之老人,以谢其深信不疑之情。待吾等离开,回首望时,另之三人皆欲,看吾送之观音玉像,老人则亦不给彼等观者。

       吾于离开后,对行脚大众云,先前施糖,彼等非不受也,是恐有诈,使彼等遭迷药之害,其心有畏也。老者无畏,故接糖而食。后见玉观音像,皆欲观者,必其悔意也,知无害也。是知,行脚路上,施食于人,非当行也。

 

       晚上,沪上居士林及区政保葛警官等十人在徐州公干,闻吾等已入徐州界,宿睢宁。特驱车前来慰问看望。彼等不顾日间参观困乏,不畏百余公里车程,来此看望之情,亦使吾等行脚大众感动。愿祈佛佑诸位吉祥!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二十二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二十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