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七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七天(2011-6-26)宿石家庄

      

今日,行脚沿308国道,转201省道,转107国道,转009县道,行脚21公里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236公里。

 

       晨,吾与佛学院彻忍、昌贤两位法师共进早餐后,彼等回沪。

 

       离开石家庄,身后城市高楼渐渐远,再行两天将进入山区行脚,离开城市的喧闹,离开舒适的住地,寻找我们心中坚固之城,寻找我们各自智慧解脱的境地。

 

       今日行脚,阳光普照,微风吹拂,虽热无汗。路上见有买鱼网、鱼杆者,即思放生之事,然北方河中干涸,无鱼可买,即使有鱼可买,亦无处可放,河水皆污染漆黑也。

 

行脚路上经过滹沱河,过桥时,见河水不深,河中尽是水草,有渔人于河中撒网捕鱼。吾时思维,与行脚大众说偈云“滹沱水不深,愚人布痴网,赤条来时相,去后岂增福。今日得鱼利,来生增鱼鳞,似布网无疏,恰布地狱网。”

 

       再至桥之右边,见有许多人坐于岸边垂钓,于等于桥上观望,本想买下彼等所钓之鱼放生,然恐彼等未能应允,故唯念佛回逈,愿河中之鱼,勿贪饵食而上钓。

       吾时见桥下一男子,两根鱼杆垂钓,即玩笑叫云“老王”,时桥下男子无动于衷。吾复叫云“老张”,时彼男子四顾寻找,何人叫彼。行脚大众皆放声大笑也。

       吾于行脚大众谈论此应声回望之人时云“行脚桥上光普照,滹沱河浅尽水草,岸边围坐钩垂钓,彼念上钓吾弥陀。僧家玩笑呼姓字,钓者妄应寻自我,转头四顾无结果,方知声呼非是我。”

 

       时有一人看似有鱼上钓,启杆之时,众垂钓者皆回头相望,彼之上钓鱼之大小,待全启之后,方知无鱼上钓者。

       吾时与行脚大众说偈论垂钓者云“垂钓桥下污水边,看似心静意却浮,忽见浮标被风动,妄喜馋鱼上钓府。用力启杆似鱼赘,出水方知被草戏,一人启杆众围望,不知已上嫉妒计。”

 

       《经》云“心如钓鱼之人,于苦生乐想故。”世人皆以钓鱼为乐,实不知此乃造罪之举,心念鱼上钓,若设身处地想之,已于世中,岂有愿得利吃食而上人当者耶?

       据现代医学介绍,七百儿童中就有一例为唇腭裂,《佛说轮转五道罪福报应经》云“为人唇缺者,前世钓鱼,鱼决口故。”若有欲使后辈无此先天畸形者,于经中所说,可不诫欤?

 

       《高僧传》中记载高僧杯度者,曾于垂钓者乞鱼,人以小鱼施之,彼则于手中玩弄反复之后,放之河中,鱼自游去。后见以网捕鱼者,复前去乞鱼,渔人嗔而漫骂于彼,彼时以二石投之网中,忽见二牛于鱼网中相斗,致网破裂,渔人急观,牛已不见矣。

       静安常住边有芦子渡,有虾子和尚智严者,于渔人賖虾以食,后渔人讨鱼债,彼云无钱以偿,渔人坚讨,无钱何以食虾。和尚汝若坚讨,唯有还虾于汝。渔人时云还虾来。智严和尚即张口,虾则尽出于河中。渔人见状,知为神僧,不复再讨矣。后人曾见芦子渡有虾,皆无芒者。

       古来大德护生如是,吾今思之,吾等无此神力,唯有持念圣号,以祈超度于诸众生而已,思及大德之行,不免惭愧致至也。

      

       今日行脚,虽里程不多,上午、下午沪上居士皆至途中供养。吾等接受供养之时,拄扙依于墙上,井资含与房佳蓓见状,二人齐抬拄扙,观其状拄扙若千斤之重者。彼等虽好奇、好玩之举,然于拄扙生希有想,当是善根所致,当善因已种彼八识田中矣。

 

前数日,行脚途中,行脚大众皆于路旁买棒冰以解暑。彼时吾曾云,待至石家庄,吾买哈根达斯冰淇淋供养大家。昨日,有法师提醒吾云,和尚曾云至此地时,买冰淇淋供养事。吾复记起前之所允,即委托沪上来此地居士购买供众,以承先前之诺。

午后,居士们以为大众喜欢此品牌冷饮复买来数种,路上供众。吾等实感不安,何以于此多生贪念,然居士善意,亦唯领受。唯祈布施功德,回向彼等,得福安乐!

 

午后行脚,于107国道上,有两位年轻男施主,开车于行脚团前等候,送上冰冻瓶装茶饮料供养。询问吾等来自何方,欲往何去?听闻吾等乃往五台朝山。彼等云,前之数日,方自五台回来。吾问彼为何方人氏,彼等云乃当地人。见有法师行于路上,天气炎热故买水供养也。

 
 
 

 

今日行脚,于滹沱河过桥时,先有两位老者询问吾等何来何往?一人亦戴草帽,见吾等所戴草帽云,我们都是一样的,皆草帽也。一老者云,你岂可比,人家比你的草帽大。吾时则去,吾等虽大,却未如彼帽所戴时间之常。因彼帽已呈旧色者。

 

 
 
 

复有一人于桥上打扫卫生,乃环卫工人也。见吾等行至,前来问吾等何来何往?亦云你们戴的草帽真好,能遮阳,不象我的帽子小,还是你们的好呀!听闻彼言,吾欲赠帽于彼,问于行脚同道车上原备两帽可在,云已坏矣,赠帽之念遂未承办。问彼贵姓乃姓曹者,一月工资八百元。相途数句后,吾等离去。

 

离去下桥后,方思何不将帽赠于彼姓曹之人,亦能使彼心生欢喜,一念吝啬,而成今之后悔也。时吾心中,有若赠彼,未来路上则无帽可戴之念,今思之,吾之贪念心仍存,未能生广行布施之心。诸佛菩萨头目脑髄尚不顾而布施,今之一帽,却生吝啬,岂可能有布施头目脑髄耶?想来惭愧也。

彼等何尝不是于吾修行路上之因缘,何尝不是试于吾心者耶?无始以来,凡心深固,虽现出家之相,心若在家无异,自叹可悲。若前之两老者,言语赞叹,持帽相比,赞叹吾等乃大者,帽大帽小,岂是真大真小耶?心未大,物再大亦当如何?吾今于此似有微觉,当于日后,常于此思维,不复沉迷而不悟矣。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八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六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