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八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八天(2011-6-27)宿行唐县。

      

今日,行脚沿009县道,行脚21公里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257公里。

 

       晨,吾等与定慈法师及蔡、罗、李等诸居士等共进早餐后,彼等回沪。

      

 
 
 

       昨日,吾等于路旁拾得一似元宝状之石。

晚餐时,放于桌上,大众观看,皆云相似元宝者。时房佳蓓在场,彼观后云,不是真元宝。待问彼真元宝是何时,彼避而不答矣。

时,井资含云,是像元宝的石头。

闻彼两小孩语,众皆大笑。彼等所云即是,非是真元宝,乃是似元宝之石。

然于似元宝之石,吾等亦以此为甚有寓意,虽是平常之石,然吾等于此,作善思维,以此净财以供重建太平报恩寺之用。

吾有此意,行脚大众皆以为然,于今行脚路中,亦留意于石之相似者。行脚至009县道时,道路坑洼难行,却石头众多,于道旁拾得一似元宝之石,众皆欢喜。路上护法车辆无法行驶至此,大众唯有相互手提五里路程,吾见此情景,深感大众对重建太平报恩寺之关心者,有众之尽心之举,太平报恩之建当不难矣。

 

明朝时有位姓周的秀才,为人非常正直,家中非常贫苦。租货姓韩人家一间房住,折旧灶时,灶底方砖下得元宝两只,其妻大喜。

秀才则曰,此不义财也,岂可得哉?取笔于银面书云,若是我之财,须是明白来。竟携登渡船投之河中而返。

船家亲见,即呼渔翁于投处摸之。

渔翁贪财,摸银后藏之别处。诈言未摸得元宝。

船家渔翁诤斗不休,讼至官府。时太守欲加刑,二人乃吐实言,说元宝情况。

乃押渔翁至藏处取艰,见艰面有字。令没收入于官库之中。

是年秋乡试,周秀才高中,按列本府小鹿鸣宴。每位举子,有牌坊银百金置于面前,作为奖励。书有字“若是我之财,须是明白来”之艰恰在周秀才前,众皆惊异者。

吾今行脚所得元宝,恰如两小孩言,非真元宝也。人于真财处,能若周秀才之不贪乎?正所谓“善知方便求财取财”也。

 
 
 

 

今日复过滹沱河时,行脚大众建议,以龙头拄扙饮水,以祈北地干旱得龙天护佑,降甘霖以润庄稼,吾以为然。

     

 
 
 

 

       今日行脚路上休息时,有一老者,好奇来自至吾前,问吾等自何方来,将向何去?吾等告彼来自上海,将去五台山行脚朝山礼佛。

       彼闻吾等来自上海,云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我们这里。

       吾云没有万里拉,只有二千多里地。

       彼云那也不容易。

       吾问彼信佛否?

       彼云凡尘俗子,信不了。

       吾云正因凡尘俗子,更应信佛也,信了就与凡尘俗子不一样矣。

       彼问吾云何谓万事皆空?

       吾云儿孙、财产等,一切人皆执为实有,但无常至时,眼睛一闭,这一切都不能随身带去,一切都是暂时的因缘和合在一起而已。

       彼闻吾语开心微笑离去。老者之问,吾于行脚路上,亦曾作思维,佛教讲空,非是断灭之空见,乃万法皆因缘和合,虽有乃假有,其性乃空者。

       常有人言,出家人四大皆空,岂知唯出家人四大皆空耶?一切人一切事物皆四大皆空也。四大者地、水、火、风,若中国人之五行金、木、水、火、土,乃组万事万物之基本要素也。天竺讲四大种乃组成万事万物之基本要素也。世间一切皆四大种所造,因缘聚合之时和合成物,四大不调之时离散物灭。

 

 
 
 

       行脚路上有位信佛男施主,骑车追上问吾等自何处来,向何处去?吾等告知五台行脚朝山事,待吾等休息时,彼骑转来结缘十元,云供养香火钱。待吾等离开行至镇上时,居士复买西瓜送来与行脚团结缘。

 

       吾等行脚至化皮镇时,见有一种瓜似南瓜者,其瓜甚小,不知为何瓜?问之卖瓜者,云是面瓜也。彼问吾等那里来那里去,行脚法师告之来自上海,行脚去五台朝山。彼闻自上海步行至此,还要往山西五台山,彼不信行脚法师所说。

       彼等对话时,吾已离瓜摊甚远矣,行至数百米外,复思摊主不信行脚自上海来语。吾复转来,来至瓜摊前买面瓜四只,行脚大众分食之。

       食瓜之时,与摊主攀谈,彼因吾等买瓜,亦乐意攀谈,问长问短,旁有相邻者,闻吾等行脚事,云他们是一种信仰,若非信仰,不可能走这么远路。一言来,一语去,攀谈中,摊主确信吾等乃自沪上行脚至此,复往五台朝山之出家人者。

       吾等离开后,与行脚同道云,彼摊主先是不信吾等行脚事,亦是正常。常人皆谓上千公里之远,如今交通发达,难以想象步行上千公里至此。彼于吾等生疑,彼之疑心,乃因吾等问瓜而起,彼起疑心,亦或心中以为出家之人打妄语者,若如是,则彼造意业矣。彼之意业因吾等而造起。吾复回转买瓜,乃为证信也。使彼心中之疑而消散,先前所造之业,自然亦随之消,能生信者,则自悔前之不信于人言者。

       行脚路上,当利于人,若知人起疑,而因疑造业者,当方便解之,勿使彼等于吾等行脚僧处造诸不善之业也。

 

       午后行脚时,复有位信佛女施主,于行脚路上向行脚同道询问来自何处,欲向何往之事,同道告之行脚朝山事。居士离开后,待吾等前行至路口时,彼已等候,复至吾前,赞叹行脚不易,再三邀请行脚团,能接受彼之供养晚斋。吾等婉谢再三,居士虔诚相邀再三,大众皆感居士虔诚之心,允诺接受晚斋供养。

       居士相约于行唐城中相候,吾等行脚至行唐城中时,居士令其公子等候路口,并携瓶装旷泉水与行脚团结缘。并找一家餐馆,令做素菜供养。入餐厅坐下后,彼公子告于行脚大众,行唐擦酥烧饼甚有特色,吾等闻烧饼二字,行脚已来已吃过多次,虽是多次,已于多次薫习中已显“执着”,故同意一尝。彼公子即骑车往街中购买烧饼。

       吾等尝后,是觉此烧饼与一路所吃,有所不同者。行脚大众人手一只,吃完后,居士告知,此店家手扞面亦不错,香春冷面甚好,复给行脚大众每人一碗。

       今日所食确实多矣,一饼一面,已远甚于往日所食也。居士虔诚之心不可拂,皆免强食下,虽胃中充实难当,然心中充满法喜。感念今日路上,有多位居士发心虔诚供养,彼等所作,皆是培植善根之举,出家僧众见居士能发善心,坚定学佛之心,当然心生欢喜也。

 

       今日食冷面,忽忆起初出家时,恩师淦公上令吾往街上买冷面事。彼时吾初至上海,记忆之中,只知有热面(即煮过之面),以为冷面者即是生面也。

       其时,吾受恩师之命,来至长寿路与江宁路交界处一面摊上,即将生面买回。师见吾买回之面,真是哭笑不得。后来方知冷面为何物者。时隔二十多年,今日遇居士供养香椿冷面,复快起彼时之事,告于行脚大众,众皆笑矣。

       吾等行脚,为弘法故,以为增长见闻,了知世法也。然了知世法,切不可于世法中生起执着,而成所知障,障碍道业也。

 

 
 
 

       今日行脚路上,有一车上物品坠落,前后无人,货主一人当无力举之上车,行脚大众见状,前去帮忙,货主深表感谢。此种情景于行脚路上遇之多矣,凡能帮助人者,乐而为之,此亦出家众之本份也。

 

       晚上坐于住地床上写日记时,见有老鼠窜来窜去,着实吓吾一跳,驱之不走,叫两位护法来赶,待彼等来时,已从窗中逃走矣。虽是众生,然同住一室,心中仍难以安然者。吾思维于此一鼠尚有恐惧,于生死无始以来,却未有如是之畏惧者,吾深惭愧也。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九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七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