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九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九天(2011-6-28)宿行唐县。

      

今日,行脚沿203省道,行脚23公里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280公里。

 

       晨,行脚途中用早餐。

昨晚,供斋施主与其公子,至行脚团住地送上西瓜供众,并邀行脚团于早晨,至其府上用斋,因行脚时间关系,未允其请。

居士虔诚,亲熬小米粥及北方馒头送至住地,让护法带至行脚途中供养法师们。彼熬小米粥中有白米、红枣、花生、红豆等。甜度适口、稠度适中。

吃之口中有似寺院于佛成道日所煮之甜腊八粥,今晨之粥,想必居士花时不少。愿其“得大福佑,得大果报,得大名誉,得大功德。”

昔日,世尊于雪山六年苦行后,深明苦行,非解脱之道,乃入尼连河中沐浴,彼时体羸力弱,举步维艰,于河边得牧女供养糜粥后,体力渐渐恢复,立誓于菩提树金刚座上成等正觉。

今日,居士虔诚供养,吾等深感惶恐,恐有负居士供养之心,而成粥饭僧也,故当精进,勤修三学,于行脚路上,直至菩提,精勤不懈。

 

昔日,佛住舍卫城时,城内难陀母,半月中三受布萨。布萨之日,先做饭供养比丘僧后自食。第二天再作饭时,逼釜中饭汁自饮,即身中内风消除,宿食顿消,觉有饥饿。

彼即作念,世尊乃是日中一食,应当须粥。即取多水少米,熬成粥状,放入胡椒荜茇。以瓮盛粥,持往祇洹精舍,顶礼佛足,白于世尊,唯愿世尊听诸比丘食粥。

佛言,今日后听食粥。尔时世尊说偈呪愿:

 持戒清净人所奉  恭敬随时以粥施 十利饶益于行者  色力寿乐辞清辩

 宿食风除饥渴消  是名为药佛所说 欲生人天常受乐  应当以粥施众僧

世尊在世时,开许比丘食粥因缘如是。中土有古德高僧齐已有《粥疏》云“粥名良药,佛所称扬。义冠三种,功标十利。更祈英哲,各遂愿心。既备清晨,永资白业。”

丛林有唱诵粥偈云“粥有十利,饶益行人,果报无边,究竟常乐。”凡破晓能见掌纹者,即可食粥,丛林中晨皆食粥也。

粥之十利者为:

一、资益身躯,颜色丰盛。       二、补益尫羸,增长气力。

三、补养元气,寿算增益。       四、清净柔软,食则安乐。

五、滋润喉吻,论议无碍。       六、调和通利,风气蠲除。

七、温暖脾胃,宿食消化。       八、气无碍滞,辞辨清扬。

九、适充口腹,肌馁顿除。       十、喉吻沾润,渴想随消。

施主能以有如此十利之粥供佛饭僧,当然功德不可思议,必可证得涅盘妙果,而得常乐我净也,

 

行脚路上,有买瓜摊主于路对面,高声叫云“师父……吃瓜……,师父……吃瓜……”,吾等刚用早餐不久,众皆以为摊主欲行脚法师买瓜者。

摊主觉知行脚法师之疑,复云“师父……吃瓜……免费的”,吾等实难拒绝施主好意,唯有与胃商量,空出点位置,以满摊主布施结缘善意。

 

摊主听闻乃自上海步行至此,与同在摊位数人赞叹不矣。并告之,前数日有山东法师五步一拜朝五台者,彼亦曾布施西瓜者。

吾闻彼之善行布施之心,亦赞叹彼之布施功德,彼闻心生欢喜,遂赠佛珠于彼以结善缘。

彼等所作虽是一善,然作一善,与其同时,则一恶不生矣。

吾行脚结束至住地时,见楼道墙壁上有曾子所云条幅“人为善,福虽未至,而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而福已远离”者。乃告于世人,在此世间,今行一善,必于将来得其善报,今行一恶,必于将来得其恶报。因果定律,丝毫不爽者。

《佛说骂意经》亦云“人所作善恶,有四神知之:一者,地神知之;二者,天神知之;三者,傍人知之;四者,自意知之。”世人皆常自欺以欺人,谓人不见不知,岂果如是者?不是有云,善恶总有报,只争来朝与来迟耶,凡为佛弟子者,可不诫欤?

 

行脚至上方镇时见有卖花者,车上有牡丹甚是鲜艳。牡丹者乃富贵之象征也。

世间人皆希富贵,实不知,富贵与否乃各自作业所感之果也。若无其因,岂得其果,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者也。

昔日,波斯匿王有一女,名善光。端正聪明,父母视若掌上明珠,宫中上下莫不爱敬。

波斯匿王对善光云“汝因我力,举宫爱敬。”

善光答王言“我有业力,不因父王。”

如是三问三答,如前无异。波斯匿王听后,非常生气。对善光云“今当试汝有自业力,无自业力。”即命左右,在城中寻一极其贫穷乞丐。左右依王命,寻得一极穷之来,带来见王。王即将善光嫁于此穷人。

善光即随彼穷人离宫而去,问其夫云“汝先有父母不?”

穷人答言“我父先舍卫城中,第一长者。父母居家,都以死尽,无所依怙,是以穷乏。”

善光听后问云“汝今颇知故宅处不?”

穷人答知,并带善光至故宅处。故宅已全部毁坏,唯有空地存在。

善光即与其穷夫,至于旧宅基上,随其所行处,其地自陷,地中伏藏,自然呈现。

善光与其穷夫,即是地中伏藏之宝,造房置物,未及一月,房若宫殿,一切所需之物,无不置办齐全。奴婢仆使等一切无异宫中。

时波斯匿王想念女儿善光,询问左右,其女善光,现今生活如何?

左右答王,今之善光所有一切不异在宫中时。

波斯匿王闻后云“佛语真实,自作善恶,自受其报”也。

善光其时,遣夫入宫,请王至家中,王受其请,至善光家处,见一切犹胜于宫中,叹未曾有。

善光时复语王“我自作此业,自受其报。”

波斯匿王往白世尊,咨问其女善光,先世作何善业,“得生王家,身有光明。”而得如是之报?

佛告王云“过去九十一劫,有佛名毗婆尸,彼时有王名曰盘头,王有第一夫人。毘婆尸佛入涅盘后。盘头王以佛舍利,起七宝塔。王第一夫人,以天冠拂饰,着毘婆尸佛像顶上。以天冠中如意珠,着于枨头,光明照世。因发愿言,使我将来身有光明,紫磨金色,尊荣豪贵,莫堕三恶八难之处。”

佛复告波斯匿王云“尔时,王第一夫人者,今善光是。迦叶佛时,复以肴饍供养迦叶如来及四大声闻。夫主遮断,妇劝请言:‘莫断绝我,我今以请,使得充足。’夫还听妇,供养得讫。尔时夫者,今日夫是。尔时妇者,今日妇是。夫以尔时遮妇之故恒常贫穷。以还听故,要因其妇,得大富贵。无其妇时,后还贫贱。善恶业追未曾违错。”

波斯匿王闻佛所说后,深知造作善恶行业因果之事,深信不疑,方知其女善光所说“自作此业,自受其报”之言不虚。

凡欲求富贵者,当于善光“自作此业,自受其报”中,深深体悟,行诸善业,止诸恶业,富贵在已,非在他人;富贵善中得,非自恶中来;富贵非求得,乃自善因中自然生得。

 

行脚途中经许由故里,众皆摄影留念。许由乃尧帝时贤人,帝让位而不受,闻授官而洗耳。隐居箕山,自耕自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古来贤者,如是收摄身心,不混迹于尘世,不听闻世间之浊言。吾等虽言出家乃方外之人,然所作难免于世俗之事,今经许由故里,复忆许由行径,不免汗颜。唯碑前留影,以作警示矣。

 

于许由碑前留影时,有一男子,骑车转来,见吾手持拄扙,身着长衫,认定即是方丈。吾见彼能呼吾为方丈,即与彼搭言。

见彼头发甚短,即语彼云,愿意出家否?

彼云“家有妻子,有儿一对。”

吾问彼自己弟兄几人,彼云“弟兄二人。”

吾见彼特意骑车转来,唯有赞叹彼有福气,当念“阿弥陀佛!”

彼微笑而去。吾时思维,彼能转来,与吾相语,定是认为与方丈搭言,当是不易,今见有人似方丈,故前来相谈。虽三言两语,彼生欢喜,亦是种植善根。真若有缘,能念“阿弥陀佛!”圣号者,未来当于极乐莲邦相遇,亦未必定须出家也。

 

今日行脚异于往日,一路之上,重卡运煤车一辆紧接一辆,急速驶过,其风若欲将人卷走。随风飘起的媒尘,数次进入眼中,使吾不得不令护法将沪上来慰问时相赠的墨镜送来戴上。待回住地时,鼻中煤尘黑灰,可和水作墨矣。

 

行脚路上见有作寿材处,坊间工人,见吾等经过,停止手中干活观望,对吾手持拄扙甚感兴趣,吾知彼意,即持视之,亦令彼种植善根矣。(忽想起经中所说,世尊涅槃后,入棺葬法照转轮王法者,时间关系,不再赘述。)

 

 
 
 

复见放羊老者,放羊其多,中有一黑羊尤为突出,即与攀谈,此老者已八十有一矣。彼不知吾等为何人。告之乃出家人,问彼阿弥陀佛知否?云不知者。年经八十有一,不知阿弥陀佛,虽得人生,不闻佛法,是可悲悯者。今见出家众,得闻一句阿弥陀佛圣号,此亦种下善因,愿彼将来能由此善因,生根开花结果,而不虚此人生也。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八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