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天(2011-6-29)宿阜平县。

      

今日,行脚沿203省道,行脚18公里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298公里。

 

       晨,行脚途中用早餐。早餐处乃在一小山头处,此处早餐,风景独好,预示入山,虽有风景之美,亦有高低行脚之苦矣。

 

       今日行脚,至口头镇时,有口头水库,多日见处处河道干涸,即欲使龙头拄杖饮水,再为旱地祈雨也。

       因水库离行脚公路有一段距离,望之甚近,行去却是须自一小山头下去,经过山沟,再前行方至水库边。

 

 
 
 

       龙慧、圣贤、演圣与吾同行,至于水库边。寻得一处可立脚近水者,置龙杖于水中,初龙杖浮于水面,待过须臾,杖即渐渐入于水中矣,想必龙头拄杖已饮足矣,下视于杖,见杖旁有似罗汉像者,此亦激励吾等行脚之因缘也。

 

 
 
 
 
 
 

       行脚路上有人见行脚团时,过马路来询问那里来,去往何处?听闻吾等欲彼五台步行朝山。彼则云“步行呀,多辛苦呀。”复赞叹不已。

       后休息时,见人在架线,经问乃安装宽带者,如今社会发展较快,山里一般人家也安装宽带矣。云一年一千元者,看此价格与城市亦基本差不多矣。几位架线工人,听说步行朝山,彼等用目光表示着赞叹。

吾等行脚于山中过桥时,有一辆车停于桥头,见吾等行来,中有一人问吾云“你们到那里去呀?”

吾告知自上海行脚至此,欲往五台朝山礼佛。

中有另一人云“现在有车了,为何不做车,要步行去呢?”

吾告知云“师父让我们这样步行去,体验修行的不易。”

彼等闻后,中有一人乃车主,云我送你们一程。

吾婉谢彼等善意,告辞离去。

短短路程,有三次有人询问行脚之事,对出家众或好奇或关心,听闻行脚事后,皆赞叹,致有愿意以车送行脚团一程者。

于行脚路上,吾曾对行脚同道云,此地无寺院,所见所闻,当不如山外者,见出家众皆善意询问赞叹。未尝视出家众若骗子,此为何耶?

而于南方行脚之时,人见出家众,视若不见,佛教今之于南方当盛行于北方山里者,何以见出家众无有若北方之出善言,行善行者耶?

亦或北方人对出家众“了解”甚少,出于好奇耶?亦或南方人对出家众“了解”甚多,多而故不以为奇耶?

吾今思之,实佛教出家众多年以来,于社会公众形象之不佳不无关系。常有冒充出家众行骗于城市中者多矣。人恐被骗,故视出家众,先入为主,以为骗子者。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曾有朋友被骗,今见出家众,亦不再搭仙。岂知此之“了解”多者,实所知障障于善业逆缘也,使彼等于可行善处不能行之。

 

       行脚路上,见山里公路旁有多处养蜂者,未见路旁有多花丛者,吾亦好奇,未知养蜂,蜂须采花,花从何来?乃询问养蜂人,彼人告知,彼养蜂百箱者,蜂乃至山里,现时所采乃枣花也。

       养蜂人亦问吾等何处至此,将向何处去?吾告之行脚事,彼闻后甚是赞叹云不易者。

       《禅林疏语考证》曾载密蜂事云“元嘉元年,建安郡山贼百余人掩破郡治,抄掠百姓资产子女,遂入府库掠财宝.先是郡公养蜂别置一室,贼破户,忽有蜜蜂数万头,从衣簏同时噬螫,群贼身首肿痛两眼盲合,先诸所掠皆弃而走。”

       是知,万事皆有报者,或善报或恶报,无一事而无因者也。

 

       行脚路行见路旁有枣树,上结小枣甚多,吾初亦不识,有行脚同道云,此是枣树者,今乃知之矣。

       见枣树枝头小枣遍布,忽想起《高僧传》中高僧勒那漫提与人立契赌法事。

提师洛京永宁寺,善于五明工道之术。时有信州刺怀文者,常送净资于师,冀于师处有所见闻,而提师待之平平,怀文心中恨之。

当时洛南玄武馆中有一位匃奴人,曾与提师于西域时旧交。两人来往甚密,言笑抵掌,弥日不懈。因言谈皆西域语,怀文于旁见之不能听闻所云为何?

乃谓提师言“弟子好事人也,比来供承望师降意,而全不赐一言。此北狄耳,兽心人面,杀生血食何足可尚,不期对面遂成彼此。”

提师云“尔勿轻他,纵使读万卷书,事用未必相过也。”

怌文言“此有所知当与角伎赌马。”

提师云“尔有何耶?”

怌文言“算术之能,无问望山临水、悬测高深、围圌踏窖、不舛升合。”

提师笑云“此小兒戲耳。”

时,庭前有枣树,仰视枣树,彼枣树极大,时值七月初,枣子繁满,对怀文云“爾知其上可有幾許子乎?”

       怌文言“算者所知必依钩股标准,则天文地理亦可推测,草木繁耗有何形兆计期,实谩言也。”

       提师指着锥匃奴人言,他能知之。怀文彼时非常气愤不信提师所说。遂立契赌马。寺中僧众皆来观看,具作旁证。

       提师即以西域语告匃奴人,其与怀文所说之事。匃奴人笑而答应。

       结果匃奴人所计无一漏者,得马而归。

       自中是知,“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以貌相也。提师善知人之所能,故善交是人也。而怀文之心狹,以为具算数之能,而傲于人也。凡见是故事,能于当心,自心中思量,已与怀文相比若何者,而深自检讨者,亦不妄贫僧录出此故事供养矣。

 

       上午行脚休息时,竟空法师云“昨夜,不知为何?难以入眠。”

       行脚大众皆问其为何?彼云亦不知为何者。

       吾闻彼语,玩笑云,吾知为何也。众皆愿闻,吾云昨乃行脚四十九天,竟空法师今年乃四十九岁,天亮乃五十天矣,彼明年将五十岁也。思之人生半百,当因此而难以入眠也。

       竟空法师云亦不是者。彼复云,行脚休息前见有一寻人启事者,所寻之人亦同年四十九岁也。

       演圣听闻,好奇往观寻人启事,果所寻之人乃四十九岁者。

吾时则云,此次五台行脚,竟空法师年岁最大,吾等不会使其丢失而不管者,安全回沪,乃吾等之责,众闻皆大笑。此乃行脚路上闲岔解乏也,不足为取,然记之,乃为行脚一事尔,亦供见闻者一笑而已。

 

       中午,沪上杨先生在英国打来电话,道贺行脚满五十天,重洋来电慰问,贫僧深感欣慰,彼在万里之外,能电话相慰吾等,吾等亦祝彼阖家平安吉祥如愿也。

 

       午后行脚,曲阳老吕令其夫及两位公子,前来慰问行脚团。先前相约,本当前往彼公司视察,然因行脚于山区之中,未知后路难易如何,乃以行脚为重,视察之事留待日后再议。本去视察乃为静安常住大殿周边装饰事,现大殿底坐周边将用万年青石雕刻八十八佛佛像。数的前即有此计划,时已作样,须作修改故未定稿。今日小吕带来实样相机照,欲吾观后定夺,因行脚路上,亦未详观,总体与前之样稿已作修整,待行脚回沪后,再作细论也。

 

 
 
 

       今日行脚,进入山区,上下坡度渐大,行脚难于平地步行。路上见拖拉机吃力的爬,吾于行脚同道云,真想上前推上一把。后吾思维,实自不量力也,自已仍在吃力行于坡上,岂有能帮人之余力哉?学佛何尝不是如是,虽为出家之僧,若不自练其力,欲度于人,谈何容易,又岂可办得?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一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四十九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