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三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三天(2011-7-2)宿阜平县。

      

今日,行脚沿203省道,转入382省道。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336公里。

 

       今日行脚,于一加油站休息,时正小雨,有工人皆来询问吾等行脚事者,皆随喜赞叹。彼等皆未信佛者,然于谈之时,吾等皆以佛理导引,彼等虽不甚明白,但皆点头称是者。

 

       中有种田者,农闲之时,在城打工,吾即询问农田之事,了解今时农村之现状。中有一人云,山里的粮可以说是绿色食品,你们吃我们山里的馒头与山外的口味也不一样吧。

       吾闻彼语,思维回味,进山后所食馒头之味,未觉有大差别,然再细回味,又觉似有不同。一路行来,凡遇城镇,皆到处售买农药化肥之处。而进山之后,山中城镇出售农药化肥之处少矣。亦正如农人所云,山里食品较之山外更绿色吧。

 

       山里虽交通不甚发达,然能吃上安全绿色食品,亦山里人之前世所修福也。人为已利,不顾于人之利而损之者,其后果必当自食其果也。

       中有善心者,告诫吾等,后之山路坡陡,当更加注意安全小心者。并有曾知五台之路,而细说何处何地最陡最难走者。彼等所言,吾等听之,心中甚觉喜悦,若过来人,告知过去之经验,亦使吾等行脚至于彼地时,早有心里准备也。

 

 
 
 

       中午餐厅用餐时,电视中报道,美国爱达荷州一家动物园,一只糜鹿救起一只掉在水桶中的土拔鼠。糜鹿用嘴叼出土拔鼠后,还用前脚拔弄了两下土拔鼠,看看土拔鼠是否还活着。结果被救的土拔鼠回来神来之后,一溜烟跑了,这一感人画面被工作人员拍了下来。

       不由是我想起世尊往昔为鹿王时救于群鹿的故事。

       世尊于拘尸那城娑罗双树间,将入涅盘时,有须拔陀率五百力士来至佛前,求闻正法并求出家。佛许彼愿,为说妙法,允彼出家学道为比丘僧。

       时诸比丘,见是情形,询问世尊,世尊将入涅盘弥留之际,能为彼说法,允彼出家,彼等有何因缘,而得世尊在此急厄之时,须拔陀等植何福德而能如是?

佛告诸比丘云:

       “乃往过去无量世中,波罗奈国有王,名曰梵摩达多。将诸民众,出城游猎。到一山间,有大河水,值五百群鹿,便欲猎射。”

“我于彼时,为诸鹿王。张围来近,时诸鹿等在河岸间。周慞惶怖,驰走从河。时彼河水,深而无底,越不可渡。张围转近,命在旦夕。”

“时彼鹿王语诸鹿言,为汝等故申其四足,置河两岸。汝等诸鹿,蹑我脊过,可达彼岸。”  “尔时诸鹿,闻是语已,驰奔共渡。蹑鹿王脊,遂至破尽,痛不可言。”

“是时诸鹿,尽皆渡竟。唯一鹿母,将一鹿糜,周慞惶怖,最在其后。”

“时彼鹿王,见其在后,忍于疲苦,待令度过,即便命终,生忉利天。”

佛告诸比丘云:

“我于尔时,在畜生中,犹生慈悲,不惮疲苦,度脱众生。况我今者,超越三界,自在无碍,而有劳耶。”

佛告诸比丘云:

“欲知尔时鹿王者,则我身是;彼时群鹿者,今须拔陀等五百比丘是。”

      

 
 
 
 
 

       行脚时,见山涧中的流水,流淌时激起的水声,能让你感觉到,雨水的充足,已不再感觉此地少水干旱的情形。

       忽然想起经中有偈语云:“无雨河水流,终无有是处,当知上有雨,是故流不绝。”吾等一路行来持咒祈雨,虽非吾等之功,亦可谓已满吾等之愿矣。

      

 
 
 

       行脚时,见山上有石远视若鹰头者,山下有鸟巢。吾与行脚同道云,鸟巢在于鹰前,岂可有安身之日乎?吾为彼鸟忧也,好在是石,若真是鹰者,彼鸟当命在须臾矣。

       吾等处于三界五欲之中,无常常随其后,亦若鸟之行于鹰前,岂可安于现状而不思出离乎?

       行脚同道皆以所摄石似鹰者,亦使吾想起,菩萨往昔因地布施护生之事。

       昔日菩萨为大国王,号波达。恣随众生所需,悉皆施予,常济臣民厄难。时有天帝释见波达大王慈惠臣民,德被十方。天神鬼众皆曰,天帝尊位皆非常人所居,皆若波达大王如是慈惠十方,福德高行者,命终之后而据天帝之位。

       时天帝释惧波达大王将来夺其位,欲往试之,即命边王曰“今彼人王慈润霶霈,福德巍巍,恐于志求夺吾帝位。尔化为鸽疾之王所,佯恐怖求哀彼王,彼王仁惠必受尔归。吾当寻后从王索尔,王终不还,必当市肉,以当其处。吾诡不止,王意清真,许终不违,会自割身肉以当其重也。若其秤肉随而自重,肉尽身痛其必悔矣,意有悔者所志不成。”

       天帝释即化为鹰,边王即化为鸽。鸽疾飞至于波达王脚下,恐怖而对王言“大王哀我。吾命穷矣。”

       波达王云“莫恐莫恐吾今活汝。”

       鹰追鸽至波达王所,并对王言“吾鸽尔来,鸽是吾食,愿王相还。”

       波达王云“鸽来以命相归,已受其归,吾言守信终始无违。尔苟得肉吾自足尔令重百倍。”

       鹰言“吾唯欲鸽不用余肉,希王当相惠而夺吾食乎?”

       波达王云“已受彼归信重天地,何心违之乎?当以何物令汝置鸽欢喜去矣。”

       鹰言“若王慈惠必济众生者,割王肌肉令与鸽等,吾欣而受之。”

       波达大王为救彼鸽,即自割髀肉秤之,欲与鸽重相等。直至身肉将尽,仍不能等于鸽重者。其时王身肉尽,其痛无量,王以慈悲,欲使彼鸽活命。即命近臣,敲其骨髄,欲使与鸽重相等。

       波达大王其时思维云“吾奉诸佛受正真之重戒,济众生之危厄,虽有众邪之恼,犹若微风,焉能动太山乎?”

       天帝释见波达大王志坚于道,慈护众生,乃复本形,顶礼于王,并对王言“大王,欲何志尚恼苦若兹?”

       波达王云“吾不志天帝释及飞行皇帝之位。吾覩众生没于盲冥,不覩三尊,不闻佛教,恣心于凶祸之行,投身于无择之狱。覩斯愚惑,为之恻怆,誓愿求佛,拔济众生之困厄,令得泥洹。”

       天帝闻言,知其所行乃误会波达,即命天医以神药,令波达疮愈如初。波达大王,自兹之后,布施慈惠众生踰于前者。

       菩萨为度众生,能如是舍命救度,若无“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忍辱心,岂可忍受此布施之试哉?

吾等学佛之人,由于无始以来之习气,于学佛之初,难能与菩萨相比,难以若菩萨之布施一切,难能若菩萨之具忍辱之行。但须学菩萨之精神,待习气一天天消除,真实知无常苦空之时,定能若菩萨之布施无极矣。

      

       昨日行脚路上,见路旁有一神庙,欲往观之。待至其庙,作微薄布施。再上山一层欲至其正殿,亦欲布施结缘者,手入香袋一摸,钱已无矣,乃于同道暂供一用。众皆慷慨解囊,吾得其钱,往彼正殿,正殿之中无有神像,仍在修建之中。故钱虽在我手,未有布施处而作布施。后有彩画工人相谈而忘还钱于同道。今日午后行脚前,欲于香袋中添钱,以备路上布施结缘之用。见香袋中钱,乃想起昨日于同道借钱事。即取出放之口袋之中,以备再忘,而欠债不还也。此事使吾想想经中佛往昔因缘之故事者。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一日,与诸比丘入城乞食。至一巷中,遇一婆罗门,以指画地,拦挡世尊,不让离去,并对世尊言“汝今要当与我五百金钱,尔乃听过。”

       世尊与诸比丘,只有默然而住,不能前行。

       世尊被婆罗门拦挡之事,很快传遍全城。摩揭陀瓶沙国王、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及大富长者闻知此事,皆持珍宝财物,送与婆罗门,欲彼勿再阻难于世尊。婆罗门见诸珍宝,皆不肯纳受。

       此时,须达长者,亦闻世尊被婆罗门所留难,住而不去。随即取金钱五百,送于婆罗门。婆罗门,接此五百钱后,乃让佛自此巷中过去。

       事后,诸比丘皆问于世尊,有何因缘,此婆罗门见遮留难,不许佛过此巷?

       世尊告于诸比丘云“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波罗奈国有王,名曰梵摩达多。时王太子,字曰善生。将诸亲友,游戏观看。路逢一人,共辅相子,樗蒱博戏 (樗蒱,一种游戏,后亦指赌博者)。赌五百金钱,时辅相子,负彼戏人五百金钱。寻从债索,不肯偿之。时王太子,语戏人言,若彼不与,我当代偿。时辅相子,自恃力势,后竟不偿。从是以来,无量世中,常为戏人,从我债索。”

       彼时之太子者即今世尊也;彼时之辅相子者即今须达长者也;彼时之戏人者即今婆罗门也。

       世尊告诫诸比丘云“是故汝等,凡负债者,不可抵突,冒而不偿,乃至成佛,不脱此难。”

 

       凡能见是索钱还债因缘者,当自思讨,欠人债否?若欠者,今生不还,来生乃至成佛,终须还者,若欲于未来修行路上无有障碍者,当不欠债者方能顺利无碍也。

凡夫众生岂知前生欠与不欠耶?此言确实,然当境现前之时,当思吾等本所欠者,岂有不欠人债,而人来讨者乎?世人总有总总言论,以诤曲直,是非之事,本是是非之人所生,若如是思者,则于道近,远离是非矣。

 

       今日进入382省道,乃是进入五台,最后一条路矣。沿此道可直达五台之台怀镇者。进入此道行脚不久,有沙堆处,因雨流尚,使沙水沟成图,吾见之若狮王之脸者,摄之示于行脚同道,皆云甚似者。吾告彼等云,此虽是流水经沙而成,然亦因吾等心中之相现者。狮王一吼百兽皆惊,吾等心中有狮王之相,当努力精进,当具狮王之能,作狮子吼,令诸烦恼皆惊而除灭。能于此相作如是思维者,亦不妄行脚至此一观也。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四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二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