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四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四天(2011-7-3)宿阜平县。

      

今日,行脚沿382省道。

       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346公里。

 

       今日行脚路上,有信佛居士见行脚团经过,自家中来至路边,问行脚团自何方来,是否往朝五台者?

       吾等告知自沪是行脚至此,彼等连声随喜赞叹,并云家中有吃食物,行脚法师可吃一些,休息后再行脚。吾等方用早餐不久,故谢彼等善意。

       居士告知,前行三华里有寺院者。吾等近来,亦久未见寺院矣,便于行脚路上留言,以免错过。

       行脚至一村名不老树村,四顾环望,欲见不老树者,无从觅得。本想山中以不老树名村者,当是有一古树,枝繁叶茂,四季常青,故以不老树称者。即无其树,当是空留其名矣。

       世间之一切,有生必有死,有生必有灭,此乃定律。人有求长生不老之法,于此世间岂求是处哉?《经》云“人生无有能避于老者,无有能止身使不老者。”

       《经》中有载,昔有赤马天子者,容色绝妙,来诣佛所,稽首佛足,其身光明遍照祇树给孤独园。

    赤马天子白佛言“世尊,颇有能行过世界边,至不生、不老、不死处不?”

佛告“赤马,无有能过世界边,至不生、不老、不死处者。

赤马天子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说斯义。如世尊说言,无过世界边,至不生、不老、不死处者。所以者何?世尊,我自忆宿命,名曰赤马。作外道仙人,得神通,离诸爱欲,我时作是念,我有如是捷疾神足如健士夫,以利箭横射过多罗树影之顷,能登一须弥,至一须弥,足蹑东海,超至西海。我时作是念,我今成就如是捷疾神力,今日宁可求世界边。作是念已,即便发行。唯除食息便利,减节睡眠,常行百岁,于彼命终,竟不能得过世界边,至不生、不老、不死之处。”

彼时,世尊为赤马天子说四谛法。使知苦集灭道四谛生起还灭之道,而知苦断集,慕灭修道。而于四谛“了知世间,断世间;了知世间集,断世间集;了知世间灭,证世间灭;了知世间灭道迹,修彼灭道迹。”

若“于世间苦若知若断;世间集若知若断;世间灭若知若证;世间灭道迹若知若修。”则名得世界边,度世间爱,而可得不生不灭。得不生不灭则达诸法实相,本自空寂,亦无老死矣。

人于世欲贪爱重重,于诸境界难以割舍,于诸世间之法常起贪欲,于诸出世善法难生信心。故轮回无期,虽因苦而起舍离之心,然于此心上暂起复灭,未能发起菩提大愿,坚定行去,终至退失。

《经》中佛告诸比丘言“有三法甚可敬爱,世人所贪。云何为三?所谓少壮,甚可爱敬,世人所贪;无病,甚可爱敬,世人所贪;寿命,甚可爱敬,世人所贪。”

佛复告诸比丘言“虽有此三法,甚可爱敬,世人所贪。然更有三法,不可爱敬,世人所不贪,云何为三?虽有少壮,然必当老,不可爱敬,世人所不贪;比丘当知,虽有无病,然必当病,不可爱敬。世人所不贪;比丘当知,虽有寿命,然必当死,不可爱敬,世人所不贪。”

世人当于少壮之时,即当思壮唯暂时,唯有至涅槃境地,彼时不生不灭,故当无有变易,无有变易,则无少无老之分别矣;

 

不老树村中山拗间有观音寺者,行脚大众即往参访,寺中乃阜平佛协所在地,至寺中,殿中所供乃四臂观菩萨像。

此寺现时乃为藏传寺院矣,寺中有出家众,皆藏传尼师,从藏地来,向彼等询问寺之情况,乃知不懂汉者。后有一尼师,能讲汉语,乃知此寺经济来源,皆靠周边信众供养者。吾思彼等尼师于山中住持道场,亦是不易,乃向行脚大众借钱四千元相赠结缘。

时,护法电话来告知,前有一寺院名大佛寺者,行脚大众即离观音寺向前行脚。行之约两公里多,即见大佛寺于道旁半山之上。大众拾阶而上,此寺亦乃密宗道场,寺中主供黄财神者。

黄财神,乃藏传佛教密宗之护法神,为诸财神之首。黄财神是藏传佛教诸教派普遍供养者,因其身相黄色,故称为黄财神。

大佛寺僧人介绍云“为令修行者有资财宏法利生,不被生活所逼,可安心向道,特赐予行者财利丰足。”吾闻彼语,觉此财神所发誓愿亦乃菩萨之愿者,乃出资两千元,供彼寺院,出资三百元请得一尊“黄财神”。

吾于参观寺院之时,见楼上有延生堂供延生禄位者,吾忽思维,德老于医院之中,病情尚未好转,何不立一延生禄位,以祈诸佛菩萨护佑。乃出资六百元亲写一延生禄位者。

 

今天是韦驮菩萨圣诞,吾于大佛寺时与韦驮菩萨像前,上香礼拜。

 

 
 
 
 
 
 
 
 
 

    大佛寺中供有,五龙王像,吾亦于像前上香,并作布施结缘,吾于五龙王像前云“龙王奉佛敕,甘霖润大地,随时应善愿,人天共赞叹。”并让护法取来车上仅留的两瓶静安甘露供于像前。以此为天下祈愿龙王施雨无碍,应时甘霖,勿违农事,适期普润,以使五谷丰登,农人欢喜也。离大佛寺时,见空中云似龙头者,深感因缘不可思议者。

    上午参访两寺,皆藏传佛教者,寺这规模不大,尤其是观音寺之尼众道场,虽住僧五、六位,然大多不会汉语,未知于此山中,如何弘法引领信众者。亦或道在于行,行可不假言语而得导引者,亦或彼等原本即选此地清净之所,而潜心修持者。

    于参访过程中,询问方知,阜平有佛教寺院九所,藏传两所,汉传七所。于观音寺参访时,见佛教协会设于此地,可想别处汉传佛教寺院亦无多大突出之处者。

 

 
 
 

    行脚之时,见上坡之上有树,见其根深植碎之中,其根粗,见其根,即可知此树当不会被风雨所倾覆者。所以然者,树欲枝繁叶茂,必深其根,方经风雨吹打。根若不固,岂可长久?此根根粗,深植石间,故知其可长久也。

    佛教亦然,教之根本在于戒行精严,依此根本则可兴教。若其根本不固,谈中兴大教,丕振宗风者,乃说食数宝空谈无益尔!

 

 
 
 
 
 
 

    午后行脚,因此次行脚里程已不多,故来至山涧溪石上禅坐须臾。石在溪中间,禅坐之时,听得溪水哗啦啦击石而过,因多时行脚于公里之上,听得来往汽车奔驰之声、刺耳喇叭声,今坐石上听得溪水之声,甚觉清净非常。

    坐于石上,因石在阳光中暴晒过,初觉甚热,定心闻溪声,渐渐不觉坐下热烤之势,阳光照在身上,虽有热感,反觉舒坦。

    禅坐结束时,睁眼见坐前溪水中有石一块,横于溪水之中,初观即若元宝之状,呼行脚同道视之,亦云甚像者。

    未知此石背面是否若正面光滑,龙慧、圣贤两位则脱鞋下水,欲翻此石,竟翻之不动。乃想尽办法,使之翻身。

    翻身之后,背面与前一样光滑无异,吾见此石若是,复于禅坐时见之,此石乃是与吾有缘者。即起“贪心”,欲带之上五台,回上海。

    乃呼于溪间放牛之人,出资令彼将此石送至住地。放牛人亦甚欢喜,本当明日送者,见吾等见此石欢喜之情形,彼当即言,今晚即送至住地。

    吾等即离开继续行脚,行三公里后,即乘车返回。车至禅坐遇石处,因护法及有几位行脚法师,先前未见此石,乃领彼等往观。待至彼处时,石已不在原处矣

    正在思维石之去处时,先前放牛人来,云已将石搬至岸上,等车起运,送往吾等住地者。

    石之于元宝本无可联系之处,然因其形像若元宝,吾等心中又复于元宝起意,是故近日常有见石似元宝者。吾与行脚同道云,此石亦赠予太平报恩寺,若大元宝,太平报恩寺改建之资金无忧矣。众皆大笑,吾想皆笑吾痴也。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五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三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