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五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五天(2011-7-4)宿阜平县。

      

今日,行脚沿382省道。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356公里

 

       今日行脚路上遇山东沂蒙地区法师三步一礼朝五台者,吾等于路上供彼等方便面等食品。

       彼等行囊唯一三轮车尔,一行四人,其中尼众一人,两位护法女居士,于朝礼途中,法师帮其二人剃度者。

       吾等见彼等三步一礼,心中自然生起恭敬之心。人皆谓吾等行脚五台乃辛苦者,然与彼等相比,吾等已是小巫见大巫,不足于彼等相提相比矣。

 

 
 
 

       行脚路上于一处见有皆供七尊龙王者,未知其故,乃问之于庙旁两老者。

 

 
 
 
 
 
 

       老者云,过去山中有一村,村中人皆迁外地,或迁离本村,村中龙王庙,无人祭祀矣。故将彼庙迁至此处,与本村庙同建一处者。

       吾闻是事,甚是赞叹,人不忘于龙王,龙王亦当不负于人也。

       彼老者询问吾等来自何处,可否往五台朝山?

       此地之人见往五台朝山者多矣,故见出家众,即知往五台朝礼者。

       吾等告之来自沪上,是往五台朝礼者。

       彼闻吾等自沪上来,老者云,可不近呀,走来不易呀。彼亦曾去的往沪上参观“世博会”者,听彼叙述时之喜悦表情,即知对“世博会”之赞叹乃由衷之赞叹也。

       老者再三询问,是否要水?并关照,此去将过长城岭,坡陡天热,千万不能中暑,要多喝水云云。

       老者之关照,若长者之关心,使吾等心中欣慰非常。

       坐谈不久之后,因时间关系,告别老者继续上路行脚离去。

 

 
 
 

       行脚路上,见有一种果树,甚是高大,上结果实。果实乃青皮,青皮之上有白色斑点。有同道云,此是梨,乃梨之一种也。吾从未见过,如此大之梨树,乃拍照一张。后于一树中复见是树较小者,有同道生疑,乃问之于路旁一小孩,小孩云,此是核桃树者。吾等乃知,核桃树乃如是之样也,先前有同道所云,乃非实也。吾时持笔记云:

       株大厚叶树    其间有果生    青皮斑斑点    有谓此亦梨

       从未见是梨    生疑当解惑    询问小儿时    方知肉似脑

       未知言即是    一时误人知    学道须谨慎    未证勿言证

       证时诸言语    即合第一义    核桃一把抓  前后复三三

 

       行脚至平石头村处时,护法告知,往山里去有一天然佛洞,须行脚七八公里。因时间关系,故未至彼佛洞参访。

 

 
 
 
 
 
 
 
 
 

       前数日,进山之时,吾曾云何以进山中,未见山村之中有大古树者。今日护法告知,因彼欲开车至佛洞一观,车行至山中一村,前路车不可开,唯有土路,唯有开车沿路返回,于回来路上见平石头村有一古树。离公路进山只有两公里,故大众皆愿一观。

       待至彼处,见古树参天,其树桩已空者,顶处已损,当是曾为雷所击而烧损者。凡树大而古者,皆有树神,见树前有烧香,供品及酬谢之红布,乃知此树之于周边村民,当视之若神无异矣。

       见树根处有小儿抱树之形,想必乃树之儿孙者。吾于行脚同道讲起经中所记一则故事。

       昔时,佛许比丘可私作房舍居住,有一摩诃卢比丘,本是木匠出身,砍一大皆拔树起大房舍。树被砍后,于夜时,树神肩担着小儿,手牵着男女,一家人围绕着来至佛所。

礼佛之后白佛言“世尊,云何有是法,我所住、所止、所依、所归、所趣房舍。有一摩诃卢比丘,斫我树取作大房舍,我儿子幼小众多。冬八夜时,寒风破竹,冰冻寒甚,我当于何安隐儿子。”

佛闻彼语即后,即勅余鬼言“汝当安止与是住处。”

诸鬼因世尊有言,即与住处。

       是夜过后,世尊即集诸比丘结戒。凡是有比丘斫鬼村(即有鬼神依止之树、草等)者,即为犯戒—波逸提。

 

       观看此古树时,有行脚同道云古树下,两根树根,似人脚者。吾往观之,似像非像也。其时,使吾想起一故事来者。

       曾有父子两人出家为比丘者,一同游于憍萨罗国去,欲往舍卫城去。时已黄昏,还有一段险路未过。

       儿即语父言“是中有崄道,当疾行过。”

其父即听儿言,疾速行步,欲快过此险道。其父因之累死。

其儿比丘,因我而致父亲累死,是否犯杀戒耶?即是此事白佛。

佛问“汝以何心语?”

比丘答言“我以恩爱心语令疾行,疾行时乏死。”

佛言“无罪。从今日莫以小因缘故日暮崄道中行。若已入崄道,老比丘所担物,年少比丘应代担。应语言,我若前去,汝当于后来。”

余诸比丘听闻佛语后,皆生疑惑。皆云“云何比丘杀父,不得波罗夷及逆罪耶?”

佛知诸比丘所生疑惑,乃为诸比丘,说此二父子比丘往昔因缘。

有过去世时,有一秃头染衣人,与其子持染布至河边,漂布之后,凉晒之后,收拾其布欲回家中。

其时正值夏天,天热人乏,于归途中有一大树。其父即以衣囊作枕,于树下休息睡着。有蚊虫来打其父头,其儿见蚊来叮,其儿见蚊叮彼父头。

其儿瞋作是念“我父疲极睡卧,是弊恶婢儿蚊子,何以来饮我父血。”

即以大棒来打蚊子,蚊子彼时飞去。棒头却落在其父头上。

其时树神见是过程,说偈言“宁为智者仇,不与无智亲。愚为父害蚊,蚊去破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