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七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七天(2011-7-6)宿阜平县。

      

       今日,行脚沿382省道。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381公里。

 

 

今日,早晨行脚时即欲换双硬底的鞋,以缓解这两天山中上坡带来的脚趾疼痛。护法告知硬底鞋未带在车上,亦只有穿着软底鞋上路。

行脚沿高山中的盘旋山路,走得异常的辛苦,感到脚下异常的沉重。行走在茫茫的大山中,前望不知路在何方,但沿着脚下的路,一步步走去,待至另一山时,回望山下婉延回旋的路,方知已在高处。

今晨,六时多,定慈法师突然来电,吾知当有事矣。一接电话乃是德老今天情况突然不好,已处最危险时也。一路之上,吾持念“阿弥陀佛”圣号。

十一点时护法电话来,云达到最高处还须有一段路程,彼时吾力已不支,好在护法车转来,吾即上车回住地休息用餐。

上车后,吾一直在思维,何以今日行脚,里程不多,却感甚累。前两日,亦在山中行走,却未感有今日之累者。

吾于车上闭目,欲休息片刻,时德老形象忽现眼前,恰当其时,妙灵老来电,云刚往医院回来,看德老情况只在近一、二天中之事矣。

吾身处处地行脚,心中已感情况不妙,上午行脚之累,亦或因此,而心中未能静心故也。

 

回到住地下车时,亚蕴法师有消息来,告知德老已捨报往生矣。时吾泪水已忍不住夺眶而出,快回至房中,让自己对于德老悲痛的泪、感激的泪痛快的流出来。

待吾心情平静之后,吾发消息给亚蕴法师,妥善安排好德老的后事。

德老之往生,于吾行脚开始前,即已作了心理准备。故于德老住院前,吾每日往德老房中相谈,德老每次见吾,都想说关于后事的事,吾总是怕德老说这一些临终交待式的谈话,总是岔开话题,问一些平常的事,谈一些让他开心的事。

 

 

德老这一次住院后,每两天吾皆往医院一次,德老总是担心着住在医院须花常住的钱,而每次都与我提及。

德老云“大和尚,让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老朱陪着我,亚蕴、定慈他们每天每顿饭烧送过来,代价不小耶。”并云业深障重,福薄微浅。自己知道,机器老化,无法抗拒,

吾皆他言相塞。总是以玩笑的口吻,似若无其事的同德老谈论一些事情。

开始时,德老对于病情还算好,心理也有很坦然而对。后来,病情一步步恶化,德老亦似乎觉察到了病的严重性。“若是我往生的话,我也值得往生了,也不能算是,短命鬼了。”

并对吾云“大和尚,我总是讲,你自己要注意,要劳逸结合。” 闻德关爱之语,心中不免一酸,曾记父母在世日,亦时常如是关照。父母离去后,再也未听得如是肯切之语。

吾等劝德老,安心在医院治疗休养,德老云“现在我明白了,保持健康很重要。现在麻烦的是头眩、打嗝,其它没有什么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吾等总是以好言相劝慰藉德老,不要多想病的事。

一次在医院,德老同吾提到了遗嘱的事云“还有一件事,我有一点积蓄

吾当时以它事使德老岔开了此话题。吾仍不想,可能的现实,让吾等让德老有所分心,而对于治疗产生影响。

德老几次提到,要将他的一点积蓄,用于安老院等一些慈善事业。吾等皆因德老在病中治疗之时,不想接此话题,以免让人伤心者,而今思之,一位老人在其弥留之际,仍心系慈善,不得不让人对其更加的崇敬与景仰。

 

吾近行脚前几次去医院看望德老,德老在算着我要离沪往五台的日子。

一次,吾去医院,德老同吾云“你去五台行脚,几时动身呀?”并云“路上要用的东西都准备了吧,要多准备点。要多准备,防不甚防。”

一次,吾去医院,德老同吾云“本来同你去五台山,看来这一次去不了了。每个台你帮我捐一万元供养。路上辛苦,路上要小心点。”

一次,吾去医院,德老同吾云“大和尚,此次去五台,回来时,带去的东西,不要带回来了,就在五台山与人结缘。”

德老云“你们去几个月呀?

吾答云“两个月。”

德老复云“此次,你们去五台,五个台都去的呀?”

吾答云“是的五个台都去。”

德老云“功德圆满!”

德老复云“我同明乘法师,于五台没有缘份。已到了五台山了,大雪封山,未能上山。”

       从德老的言谈中,可以看出,德老对五台大智文殊菩萨圣的向往。

 

行脚路上,常州周居士去沪上看望德老,回来后给吾发消息云

“师父:师公好像很悲观,他今天拉着我的手流着眼泪说:我看不见你师父朝五台功德圆满回来了,你师父走的时候说,德老你多保重,回来的时候在山门口接我。师公说恐怕你师父走的一面就是最后一面!他说你师父为静安寺劳心劳力忙扩建十年多,现在又发心朝五台真的不容易!你师父比我强。静安寺多亏有他发这样的大心大愿才有今天这样。你师父了不起!后来我说师公你别这样,你会见到师父回来的,我说你要不要跟师父通个电话,他说不用了,让你师父定定心心去五台山。”

我看到此消息,泪从眼出,德老虽在病中弥留之际,仍不忘于我。

第二天我与定慈法师通电话,想与德老通一次电话。德老人拿起话筒,我听德老的声音依然,未有与我出来前有大区别。

德老拿起电话第一句就说“你辛苦了,自己路上身体当心。”

我声音哽咽,一时不知再说什么。忽转念想,岂可这样,使老人家担心。即开玩笑说,我们快到徐州了,路上很好,我们五台回来,你要请我们吃饭吆。

德老没有对我的话作出直接的回答,依然是说“你辛苦了,自己路上身体当心。”

我怕自己无法在电话中面对老人家的关心,使老人感到我的悲伤。即转话题说让定慈听电话。

呜呼哉!呜呼哉!虽曰人生无常,然吾皆习气所染,于生死间,难以坦然。数年来,父母往生,今若恩师若慈父之德老又捨吾而去,不甚悲哉!

德老,吾今天行脚已进入山西界,五台即在眼前,您是否以为吾已至五台,故而放心而去。可知吾凡心中之痛楚?可知吾午后行脚路上的心情?可知吾虽见五台,却失良师的复杂感受?

德老,何以不待吾行脚归来,再闻教益?

德老,何不再待数日,吾等行脚归来,您于山门前相迎?

德老,何不再待数日,向您汇报吾等一路行脚的辛酸,一说心中的法喜?

大德往矣,德范犹存。千年常住,不忘斯人!

德老,请您放心,静安常住将一如继往,利世利人。

德老,您对常住数十年的牵挂,请放心的放下。

德老,后辈不忘您在世时的教诲,使常住兴隆,使正法久住!

德老您放心吧,常寂光中,请护佑,吾等为法为教一切顺利!

德老,吾将尽快完成行脚的路程,赶回沪上,让我们再在此尘世间,见上一面。

祈愿您乘愿再来!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八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六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