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九天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今日,行脚沿205省道,自五月十一号始,已行进1413公里。

 

昨夜吾彻夜难眠,思前想后,今日路上思之,之所以不能入睡者。

一者,德老刚刚离去,晚上回忆过去之点点滴滴,一时难以自回忆中转过头来。

二者,行脚已近两月,即将圆满行脚五台朝圣,心中无比感慨。

        

未知何以蒙蒙睡去,听得闹钟响起,已是晨五时矣。起得漱洗之后,完成最后一段行脚路程。

上午行脚至塔院寺,绕白塔三匝。

于塔前祈愿正法久住,法轮常转!

于塔前祈愿国泰民安,人民幸福!

于塔前祈愿上海及静安各项事业顺利发展!

于塔前祈愿三藏研究院能顺利开展佛教经典研究工作!

于塔前祝愿静安寺、太平报恩寺四众安和、常住兴隆!

于塔前祝愿一切关心此次行脚的所有人等如意安康!

于塔前祈祷德老乘愿再来!

 

早餐后,陪法师们继续行脚,吾等三位,因晚上赶往太原回沪,吾与定力、龙慧自闻德老圆寂,即提速行脚,延长行脚时间,提前完成行脚里程。余之行脚同道,因九号、十号仍有时间,故按原定计划行脚。

 

午时,静安区人大姜主任、政协刘主席、区政府朱区长及区民宗办等区相关部门领导,来至路上看望慰问行脚大众。来自静安的领导前来慰问,吾等深深感动与激动。

领导们奉上慰问品与每位行脚僧,体现了静安区领导对静安寺僧众的关心与关爱。因吾行脚已圆满结束,故与领导们一同至具有代表性的白塔前合影留念。

吾于白塔前与领导们云“吾等以行脚功德回向,祝愿世界和平、社会和谐、国泰民安、人民幸福!祝愿上海以及静安区各项事业顺利发展!祝愿诸位领导吉祥如意安康!”

中午,领导们于宾馆设宴招待行脚大众。餐后,因时间有余陪诸位领导至大螺顶参访。

至五台朝山,有大朝台与小朝台之分,大朝台者乃东南西北中五台皆往朝礼;若时间有限,因缘未具者,至大螺顶朝礼,称之为小朝台,亦代表已朝礼五台矣。

(大朝台与小朝台之故事)

吾于五方文殊殿前,礼拜五方文殊后,长跪五方文殊像前,祈祷祝愿,亦如先前于白塔前者。

 

进入大螺顶时,门前两位法师收取门票,吾见此景,亦颇有感触,如今寺院,凡有名者,皆为游览胜地,出家之众皆为穿僧装之服务员矣。

听定力法师云,有事合掌相问于彼等法师,彼等法师则礼也不回,只是爱搭不搭回答所问之事。由是可知,彼等心中,亦当自己为一工作人员,心中已无出家人之礼数矣。

 

上山之时,见路旁有笼中卖鸟让人放生者,吾即出资,将一摊中三笼悉数买下放生。行脚以来,想作放生事多矣,然皆未能因缘具足。今时见有售鸟者,以买而放之,云是观音鸟,二十元一只者。待放生之时,仔细一观中有夹杂麻雀者,曾闻“名山脚下无善人”者,此言不差矣。彼等捉鸟为业作恶,卖于欲放生者行善。想来亦感好笑,然因缘如是,亦有何法哉?

想及于此,此亦今时佛教及名山之可悲叹者也。

 

参访大螺顶后,吾等三人,因赶往太原,故与诸位领导告别,诸位领导送至山脚下,吾等驱车至太原机场回沪。

吾于太原机场,登机后,通过弦窗望着天上的白云,云在自由地漂动着,阳光下机场边的围墙显得陈旧,微白的墙体让人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压抑,虽然绿草映衬着这一长长而陈旧的围墙,仍然无法让人有舒坦的感觉。

坐在机舱中等待飞机的起飞,突想起,六年前亦是在太原机场的事。

20045月,德老与吾往太原,为静安银佛而考察云岗石窟,吾随德老一路,去大同、登木塔、看石窟,那时与德老一路谈论着,银佛铸成后情景,德老笑着听吾叙述未来的憧憬。

20115月,吾往五台行脚,今复经太原回沪,却是为了赶着回去,为老人家送别,与老人家永别,怎能使人不感伤泪流。

 

至沪上虹桥机场后,市民宗委朱松林副处长、亚蕴、定慈两位法师及谢杲夫妇来接,路上吾迫不及待的询问德老相关后事安排之事。二位法师几天来,甚是辛苦,在市区宗教部门的帮助下,安排甚是有序妥当。

回至寺中,般若讲堂已布置成德老的灵堂,法师及居士在持念弥陀圣号。吾上香时,见德老遗像悬挂于中间,德老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吾,吾泪水自然涌出。

何以本当想五台归来,山门前德老欢喜的笑容,高兴称赞“大和尚辛苦了”的声音,现在却定格在我的脑海回忆之中。再也无法听得,老人家那种高兴朗朗的笑声。

上香顶礼后,回到我自己的寮房中。吾仍无法使心情平静。往时,外出多时回来,总是经过德老寮房时,向德老销假。德老总是询问着一些外出其间的事情。而今却无人象德老那样的询问之声。再也无法听得,老人家那种你先休息吧的关爱之声。

吾与德老寮房,自静安寺改建以来,皆住楼上楼下,已十年之久。每次深夜,吾皆轻手轻脚,唯恐影响楼下的德老休息。但总有时不小心,会发出一点声音来。

德老时常对吾言“你白天事情多,晚上要早点休息,要注意身体,不要以为年轻,身体的老本吃了,将来要吃苦的。”

吾答言“晚上,也很早休息的呀。”

德老笑着言“你别骗我了,我有时夜里睡不着时,还听到你楼上没有休息呢。”

吾问言“是不是,我楼上有声音,影响你休息啦。”

德老言“不是影响我,我是在提醒你,不要影响你自己的身体。”

今天,回来坐在桌前,想着楼下的德老,楼下虽物犹在,却人已离去。怎叫人不想念?

相住楼上下,十年并不算长,但在人生几十年的岁月中,十年当不算短矣。一时,想及楼下人去房空,不免思念绵绵。

想来出家数十年,于生死离别间,仍不免于挂碍,甚是惭愧者。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六十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五十八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