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太平报恩寺 圆满五台朝山之行
发表时间:2011-08-06  作者:慧明  点击:
 

    今日,吾与行脚五台朝山八位法师再次行脚至杨浦太平报恩寺,乃向太平报恩寺所供诸佛菩萨及常住、护法等销假也。

 

 

    吾行脚五台朝山前,曾四次行脚至太平报恩寺。希冀太平报恩寺重建顺利,佛教三藏研究院顺利成立。

    十三年前,吾随德悟法师往北京谨见赵朴老,商谈“静安寺石经”事,朴老甚是关心,多次批复意见,并建议对《大藏经》能组织力量深入研究。彼时吾即发愿成立“佛教藏经研究所”,组织教内外大德,共同深入经藏,共弘佛陀妙法,以使正法久住世间,以利世间人群。

    著名学者季羡林、张岱年先生亲题“佛教藏经研究所”所名,以资鼓励吾之发愿。2002年于北京见季羡林先生时,先生感叹近代藏经研究之缺乏,并对吾提出研究《大藏经》之种种建议,使吾深感先辈学者对教内研究《藏经》之期盼。

    十数年来,吾之心愿虽因静安寺重建而未能成就,藏经研究之愿从未忘却。今静安重建初步告竣,当复致力于藏经研究之事,故有重建太平报恩之因缘,欲使太平报恩寺重建完成,使之成为藏经研究基地。专门培养一批深入经藏,弘扬佛法之僧才。

    曾记一九九八年九月,德悟法师及郁望梅主任往北京见朴老后,朴老建议吾等往房山一观房山石经。德悟法师彼时已年介八十,登上房山,吾等于石经洞中感叹古德先贤于教之苦心。今朴老、德老俱往矣。然彼等心愿,后辈犹记从未敢忘。

    吾自五台回沪时,有关部门告知,吾欲成立“佛教三藏研究院”之事,已经多方研究,同意成研究院。吾闻是讯,欣喜若狂。

    研究院之成立,乃《藏经》研究之起步,当精心研究规划,按部就班实施《大藏经》研究方向与目标。以期研究与培养人才同时进行,共同促进,为深入经藏、弘扬正法作出佛子应尽之义务。

    今日,再次行脚太平报恩寺,虽见太平寺旧址,破旧依然,于行脚五台前所见虽同,然心中感受已非前时矣。不久之将来,一座高耸入云之佛塔,庄严之道将呈现于荒芜之上;一座三藏研究院,一批深入经藏之僧才将入住塔中。

    庚寅年秋,吾之法师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来沪,至太平报恩寺视察,闻欲成立藏经研究基地,欣然为研究院题名。 

 
 

 

    太平报恩寺的未来不是梦,是佛子心中在太平盛世即将实现的现实,祈愿十方诸佛菩萨、龙天护法、善信大众、社会十方同襄盛举,共襄其事。 

    今日,天气热闷热,一路行来,大众皆汗流夹背矣。思绪复回到行脚五台之情形,今时行脚已无彼时之累状,经两月之行脚,今日行脚皆无比轻松与喜悦。

    行 脚至太平报恩时,寺中已备好茶点水果相候。大众至大殿礼佛销假后,至二楼吃茶休息。茶歇之时,吾与大众云,能于杨浦内环之中,能如此道场重建之地,乃诸佛 菩萨加被及十方各界大力支持之结果。想必未来,于内环之中,太平报恩寺重建之后,若再建寺,机缘当不再有也,城市发展,土地已无空余矣。

    大众稍作休息后,太平报恩寺于人道素食设宴招待行脚大众及数位护法居士。感谢大众发心朝礼五台,为太平报恩寺重建祈愿支持。

    午宴之时,餐厅外天降大雨,忆昔两月行脚及至五台朝礼,皆于休息或饭食时降雨。天虽雨,不碍行脚,不妨礼朝道场,大众皆感叹龙天之护持。

 

晨离静安寺时,见广场中树上,有白鸽飞至墀池之中,其鸽身白如雪,其爪红色,其尾微黑,若孔雀状,行动安祥,见人不惊,喂之食,自然食之。亚蕴法师云此乃“宠物鸽”也,未知其来处。

 

 
 
 
 
 
 
 

    吾原以为乃寺中有信众放生时带进寺中,问之寺中诸人,皆云一年前,本寺放生皆移太平报恩寺矣,一年以来,未尝于静安寺中放生者。云此鸽乃吾等自五台行脚归来后,乃于寺中见者。

吾恐鸽在寺中污及殿堂,欲令捉之,移于太平报恩寺中放养,捉之或避或飞,不离远处,复又还来,似与人戏,众皆乐而笑,无奈之下,唯听任之。

鸽 隐佛影,彼于寺中,当感安全,无复恐怖,故于人前无惧也。《方广大庄严经》云“尊于昔者为大仙,慈心护彼归命鸽,有人从尊索是鸽,自割身肉而称之,与鸽轻 重乃齐等,毕至命终为拥护。”今鸽既至寺中,当护彼命,岂可移置他处,而伤其命哉?吾思及此,乃请寺中具慈心者,时常喂之,以待彼命终也。

    吾见诸人所云,及见鸽栖于树上之状,忽忆《法句譬喻经》中四比丘说苦遇佛得道之故事。

昔日佛住世时,在舍卫国精舍,其时,有四比丘坐于树下,共相问答议论,一切世间何者最苦?

一人言:“天下之苦无过淫欲。”

一人言:“世间之苦无过瞋恚。”

一人言:“世间之苦无过饥渴。”

一人言:“天下之苦莫过惊怖。”

四比丘共诤苦义种种,如是争论休。

佛知彼等四比丘之所争论,往到彼所。故问彼等所争为何?四比丘各说自说苦义而告世尊。

佛言:“比丘汝等所论不究苦义,天下之苦莫过有身,饥渴寒热、瞋恚惊怖、色欲怨祸皆由于身。夫身者众苦之本,患祸之元。劳心极虑、忧畏万端,三界蠕动更相残贼。吾我缚着生死不息,皆由于身。欲离世苦,当求寂灭,摄心守正,怕然无想,可得泥洹,此为最乐。”

世尊对四比丘说此义已,而说偈言:

   热无过淫  毒无过怒  苦无过身    乐无过灭  无乐小乐  小辩小慧

   观求大者  乃获大安  我为世尊   长解无忧  正度三有  独降众魔

    佛告四比丘于往昔时已闻苦本之义,何以今复生争论,四比丘闻佛呵责,深感惭愧自责,起精进念,即于佛前得罗汉道。

    佛责四比丘往昔已闻苦本之义者,乃是往昔之世,时有五通比丘者名精进力,在山中树下禅坐修行。有四动物依附比丘不远处生活。四动物分别是鸽、乌、毒蛇、鹿。此四动物白天外出求食,晚上还来至原处休息。

有一夜,四动物相互问言,世间之苦何者为重?

乌言:“饥渴最苦,饥渴之时身羸目冥,神识不宁,投身罗网不顾锋刃。我等丧身莫不由之,以此言之饥渴为苦。”

鸽言:“淫欲最苦,色欲炽盛无所顾念,危身灭命莫不由之。”

毒蛇言:“瞋恚最苦,毒意一起不避亲踈,亦能杀人复能自杀。”

鹿言:“惊怖最苦,我游林野心恒怵惕,畏惧猎师及诸豺狼,髣髴有声奔投坑岸,母子相捐、肝胆悼悸。以此言之惊怖为苦。”

比丘闻四动物之言,即告彼等言:“汝等所论是其末耳,不究苦本。天下之苦,无过有身,身为苦器,忧畏无量。吾以是故舍俗学道,灭意断想,不贪四大,欲断苦源,志存泥洹。泥洹道者寂灭无形,忧患永毕尔乃大安。”

五通比丘即今世尊是也,四动物者乃今四比丘是也。

四比丘往昔虽听闻苦义,然因于苦未能深究其本,虽闻而不开解。转生无量世,仍于苦义争论不休,若不遇佛复说苦义及往昔因缘,想必仍当轮回无量尘世中。

吾等闻法,若闻而不作正思维,深信其因,深究其果,身体力行。势必若四禽之闻苦义,累世轮转,累世争论,空论其义,不达其本,欲求出离,无有是处矣。

 

 
 
 
2011-7-24 行脚路上摄-1
 
 
 
2011-7-24 行脚路上摄-2
 
 
 
2011-7-24 行脚路上摄-3

 

上一篇:佛在咫尺 善恶一念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六十六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