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杂录
寄方立天教授函
发表时间:2011-07-28  作者:慧明  点击:

方教授大鉴:

       静安一面,聆听教诫,受益非浅,怎奈时间有限,来日当冀教授不吝赐教,启蒙贫僧愚顿。

       教授邮来大作包裹如数收到,非常感谢!当静心拜读。

教授之《中国佛教哲学要义》中讲到“研究中国佛教哲学,我们采取的是客观的、理性的学术立场。这种立场要我们尊重事实,坚持实事求是的根本原则。具体说,就是要从中国佛教哲学的文献资料出发,不持成见和客观公允地加以理解分析,从中探寻哲学观点的内涵、根据和特色,发现哲学思想之间的内在联系和规律性,进而总结出哲学思想的重要原理,并力求作出符合实际的论述和评判。”当今学界若能如教授所言,则佛法真谛当得显现,佛陀思想即能如佛本怀为人所接受,佛教利世、利人、利已之慈愍教法则能久传于世间。贫僧虽未通阅教授所赠之书,已感教授治学之严谨、立论之高深、阐述之精辟。教授之宏论,当为现今护法护教之宝典,贫僧作为教界之一员,深教授之客观、公允。

教授之《人间佛教与文化佛教》一文贫僧读后,深受启发,自佛陀创教以来,大法流传震旦,至隋唐八宗确立,自唐以降,禅门一枝独秀。正如教授所言:“禅宗是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后中国佛教在古代最重大的创新。”确实如此,禅宗确立了适合中国人信教途径,同时为中国人进行实践提供了最佳方式方法。然法由人弘,在禅门传承过程中,根基机锋的不同,使禅门一宗,唯口头所传颂,真修实练者廖廖。殆至近代,法运式微,大德若太虚大师者,欲挽教界之衰颓,提出“人生佛教”之说,虽振教兴于一时,无奈时境所限,未得真切落实,寻其原因,理论之确凿依据亦非无懈可击。及于今时,“人间佛教”之声遍及国内,然于“人间佛教”之内涵及外延,教内与学界众说不一,或者说,就“人间佛教”的理论问题都未依据凿凿,皆浮于表面,牵强的联系于眼前,或失佛教大法之宏深;或斥佛教之守旧;或出种种世俗之论调,眉于世俗之欢心;或偏执于一见,偏激之词随处可以听闻。贫僧亦常思考,佛陀成道于人间、说法于人间、涅槃于人间,法传至今,何种教法能适于今时?佛陀入涅前四依四不依之遗教,正可作为当今“人间佛教”之依据,时迁时易,众生境界已不复先前,当以随机教化方便法门为导,以期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虽曰方便,确不可失于原则,正如教授所言:“不关注世俗,方便出俗,佛教难以发展与扩大影响;不维护神圣,尊崇神圣,佛教则难以保持自身特性与存在,如何把握两者的‘度’,历来是关乎佛教生存与发展命运的大问题。看来在高扬人间佛教旗帜时,不能忽视佛教的出世性、神圣性。为此增加僧人的自身修持,实具有特殊意义。”教授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当今“人间佛教”理念的关键所在,有教不学、有戒不持、有禅不修之现状,正是佛教自身整体素质低下之所在。若能将一个‘度’字掌据到确到好处,则法运兴隆之时指日可待,“人间佛教”、“人间净土”、“文化佛教”之理念,当实现于现世,佛教中兴中土之第二次创新将为时不远矣。

教授就“人间佛教”提出了诸多建设之问题,贫僧颇感兴趣,有望不久将来,再次聆听教授的高见。遥祝

 

夏安!

 

上海静安寺 慧明 合十

2004629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