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杂录
上海佛学院培养高素质学生的初步设想
发表时间:2011-07-29  作者:慧明  点击:

    很高兴参加由市政协举行的“加强上海宗教教职人员教育和培养”专题座谈会,此次座谈会的举行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宗教工作的支持与关心,从宗教界到党和政府都把“宗教教职人员教育和培养”放到了重要地位。这是宗教界能否办好宗教教职人员培养工作的重要动力。这将对宗教教职人员的培养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它增强了宗教界人士爱国爱教的信念,积极引导宗教界人士与广大信教群众走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就如何办好宗教教职人员教育和培养工作。本人想就上海佛学院的教育和培养谈几点个人肤浅的看法。

对上海佛学院情况的初步分析。

上海佛学院自八三年开办以来,至今已培养了二百多名学生。为上海佛教界培养了一批人才,目前活跃在上海佛教界行政岗位的领导、寺院住持及从事教学的法师,几乎都是上海佛学院毕业的学生。但我们也清醒的认识到,成果背后依然存在着诸多的问题。现有的佛学教育体制是沿袭民国以来的传统、借鉴社会大学的模式而来,而社会大学是以传授知识为本,在其影响下,佛学院虽倡导学修并重,却没有将这一方针落实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从课程安排密度来看,学生大量时间都要忙于听课学习,修行只剩下了例行公事式的早晚功课,自然难以奏效。这就是使得许多学生在佛学院几年后,对佛法的信心道念不进反退;而学习成绩特别出色的一些学生,往往言行相差甚远,以致有些重修行的出家人不愿进入佛学院学习。上海佛学院招收的学生,入学学历一般为初中、高中。入佛学院后,在正常学习佛教典籍和佛教仪轨的同时,还要学习文化知识。由于这些学生的知识结构和实际水平参差不齐,在教学和培养上也带来了不平衡。学习上,有的同学学有余力,而有的学生则已饱和。如何满足一部分有潜力的学生的学习需要,加快人才培养进度,是我们培养高素质佛教人才必须考虑的。同时,上海佛学院限于条件,培养的人才是低层次的,不能满足佛教事业的发展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学院式的办学模式已走过将近一个世纪,回顾过去的经验,如何使现有的教学体制更好地为佛教的健康发展服务?如何为佛教界培养出更多足以为人师表、引导信众正信、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优秀人才?为使佛教与时俱进,赋予古老的佛教新的生命?这是如今对佛教教职人员教育和培养的前题,是需要认真思考与解决的首要问题。

佛教事业需要高素质的僧才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教事业在世间,需要僧尼来住持,如何培养出具有一定的佛学造诣、爱国爱教、重道体行的僧才,是佛教事业健康发展的保证。净因法师说:“今天有什么样的僧教育,明天就有什么形态的佛教,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天的佛教教育办得好不好,决定了明天的佛教有没有生命力,能否起化世引俗的作用。因此,佛教教育的力量不可低估。”当前,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佛教事业有很大发展,在这新形势下,如何适应中外佛教文化的研究、探讨和交流?这对我们宗教教职人员的文化素质和宗教学识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具备了这样一支高素质僧队伍才能为我们的佛教文化的传承和深入交流建立良好的平台。众所周知,近年来,佛教界高层次人才所见不多。虽然近年来各地培养佛教人才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与不断发展的佛教事业和对外交往对佛教人才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这就要求佛学院在培养学生方面要出新思路、下大力气,,不断开拓培养学僧的新途径,从而尽快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一批适应时代发展、适合佛教事业要求的的人才。

现在存的的问题

上海佛学院在佛教人才的培养上沿袭原有的模式,已不能满足时代和佛教事业发展的需要,佛教人才的培养方式应该在推进改革的基础上有较大的突破。在教学质量方面,由于师资缺乏、不稳定,所以许多课程只能按教师而定,有什么课的老师就开什么课,许多任教的老师都是刚刚毕业的学生,知识还没有经过消化,所以往往只能照本宣科;在知识的广度上,因为老师本身自己学习时间就很短,对佛法整体把握与外学知识都不足,所以授课时不能触类旁通;在讲课方法上也不规范,许多老师本身出自佛学院,没有接受一些授课方法的训练,所以讲课很难生动活泼,很难吸引学生;在教学方法上,还是灌输式教学,不能启发学生独立思考,无法引起学生进一步学习和研究的兴趣;高水平的老师数量还不是很多。老师的素质与水平对学生的影响是很大的,如果老师水平偏低,怎么能带出高水平的学生呢!我们认为对老师的资格应有一定的标准与要求,学历与文凭只是一方面,还要考虑他的综合素质及其特长。上海佛学院虽然是我们培养佛教后继人才的基础平台,但限于师资力量不足,对学生的培养和课程设置上还有继续提高的余地。

佛学院自我定位不准确。初级、中级与高级没有一定的标准,在招生方面,似乎也没有严格的比较一致的要求与标准,还没有统一的教学大纲。

经费不到位也是困扰着佛教教育培养人才的一大问题。这与主管部门和有关寺院的负责人方面有很大关系。经费不到位,场所狭小,办学条件就自然可想而知了。

上海佛学院现行体制中三年招收一届学生,在学生的培养和教学安排上无法做到连贯有序。

初步设想

要解决以上存在的问题,佛教界在借助学界力量的同时,应充分发挥教内高水平人才的潜力,努力提高佛学院的教学和研究水平。要解决办学场所、经费来源、师资培训等诸多问题,需要政府主管部门进行协调。就上海佛学院的问题我想有以下几点可作考虑:

改革招生制度。将原每三年招收一届,改为每年招生。招生人数为2030人为宜。便于教学安排上的连贯性。

分类教学,因材施教。从每届学生中挑选部分基础较好、学有余力的学生单独组班。这个班除与其他同学一起学习佛学专业课程外。在文化知识学习方面,要充分利用上海高校的资源优势。通过文化课程的学习,培养学僧。争取在三年内达到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化水平。即通过国家成人自学考试大专课程考试,拿到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选拔其中可造之才,经过进一步培养,争取五年内获得本科文凭。争取八到十年时间内,培养出数名具有研究生学历学位的佛教人才。

加强师资队伍建设。作为佛学院的教育来说,必须将师资建设作为长期的重要任务来抓。对师资进一步培训,以缓解师资缺乏的境况。

坚持学修并重。将佛学院学生送到全国模范丛林进行佛教仪轨、修行体验、寺院管理等方面的学习,多方参学,开拓视野。

积极抓好现有僧职人员培训。对已毕业在各寺院工作的僧人分期进一步培训与进修。以促进整个上海佛教人才素质和管理水平的提高。

总而言之,以教授抽象教义为目的的僧教育很难受到当今社会的认同,僧教育所体现的价值必须立足于社会的实际需求,经得起社会的检验,只有这样建立起来的佛教教育体系才具有生命力。为适应佛教未来发展的需求、为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要求、为培养未来一代代弘法利生、利益社会的佛教人才。相信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一定能够完成历史所赋予的使命。我的发言不足之处,敬请在座各位领导,批评指正。谢谢。

                                  

上海佛学院院长 慧明

20041028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