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常熟第四天
发表时间:2011-08-22  作者:慧明  点击:

今天行脚第四天,上午完成了行脚常熟的全部行程,到达进入兴福寺的入口牌坊处,等待明天静安寺来此扫塔的大众,一起进入兴福寺扫塔。缅怀持松、淦泉、度环、真禅等诸上人。

进入常熟市区时,不由想起二十年前第一次来常熟的情景。时值盛夏,恩师淦泉上人小住常熟兴福寺,法体欠安,吾与几位同学一同来此看望。住在兴福寺中,月夜的古寺,在山峰的映衬下,寂静而神秘,后山的祖师灵塔,让我们一举一动,皆小心翼翼,甚怕有违常住的清规,而受祖师们无声的呵斥。清晨古寺的钟声,将我们唤醒,早课的唱诵梵音,在殿堂中回荡,梵音海潮音的诵经声,让置身其中的我,不由自主的收住心意的驰骋。晨斋后,经行于寺院的庭院中,感受着曲径通幽、潭影空心的宁静。午后避暑的围坐间,品尝山泉煮茶的清香,听闻妙生和尚,讲述兴福往昔的寺史。听闻淦公上人讲叙在此求学,以及与妙老的法宜。无论是淦公,还是妙老在讲述往昔寺史,还是讲叙求学时的旧事时,无不联系当时的佛教现状,激励我等,当以教为重,重教轻我,舍小我而成就大我。其时,听闻老人们的讲叙与教诲,成为我后来二十多年来,常萦绕心头的指南。

而今,二老俱往已,往时的教导与情景,时常依旧在耳边响起,在心头提起,在脑海中浮现。恩师淦公圆寂后,设塔于后山。数年后,吾于静安常住主持工作,复造塔迁葬灵骨,立碑志以明师志。年年来此祭扫,亦常与妙老相叙往事,妙老总是说感谢我帮助出资修复宋代四高僧墓事。不由得我,每次总是回答说,这件事,你已谢过了,是我们应当做的事。但每年来时,妙老总是依旧的说着这一件事,重复着说感谢静安寺。

依然是第一次来兴福寺时,因在夏日暑期间,故多住了数日。闲时总是来回走动,或上山,或在寺外,或去城中。每次经过一处,围墙唯存根基,四处坟莹,墓碑仍在,周边茶树,已为茶农种茶之地矣。常去观望,磨认碑文所云究竟,方知乃为梁、唐、宋代四高僧之墓。时代变迁,荒芜若此,时心中不免感叹。同来同学,亦认为,高僧墓地至此境地,乃佛教之悲也。其时,吾曾云“将来,吾若有钱,定来此修此墓地。”时虽如是说,其时,不过学生而已,岂有经济修复此墓地耶?然心有意,愿吾能有能力修此墓地也。待吾主持静安工作,第一次来兴福扫塔,复经过四高僧墓时,多年前烈日下的愿心,烈日下磨认石碑的情景,犹如昨日,清晰呈现于眼前。进入兴福寺后,于丈室中将愿修复四高僧墓事,启禀于妙生老,妙老闻言,欣喜同愿。现四高僧墓修复后,妙老还立碑,碑文中谈及静安寺悟德及吾愿修复四高僧墓地之因缘者。

佛教虽云不执于相,何来若世俗之扫墓耶?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报四恩乃佛教之基础,导引世间,必先于孝道入,故佛教亦于清时时节,祭扫先贤。诵经超度亡故众生,尊于亡者,方能敬于生者。敬于生者,方能律于已者,律于已者,方能于佛法边依教而行。依教而行,依佛而学,方是真孝于亲,真孝于众生者。

行脚圆满,忽回忆起往事,复使二老言语教诲耳边响起,亦或是警钟常鸣吧?闻钟声烦恼轻,闻警钟常自醒。五台之行近在眼前,祈愿二老及诸先贤大德护佑我等顺利,感恩五体投地矣。

 

上一篇:行脚常熟第五天            下一篇:行脚常熟第三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