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杂录
佛教的管理思路模式
发表时间:2011-08-20  作者:慧明  点击:

 

    佛教僧团自释迦牟尼佛于鹿野苑初转法轮成立僧团后,即逐步形成了一整套僧团管理的模式及机制。佛陀的僧团中有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优婆塞、优婆夷等七众弟子,经常跟随佛陀的常随众就有千二百五十人。《撰集百缘经》记载云:“时彼土王,闻佛来至,心怀喜悦,将诸群臣,出城奉迎,到已前礼佛足,长跪请佛,唯愿世尊,慈哀怜愍,受我三月四事供养,佛即然可,时彼国王,知佛许可,寻即为佛及比丘僧,造立房舍,请一比丘,用作寺主,管理僧事。”自此记载中可以看出,在当时即有专事管理的寺主,以主持日常僧团的事务管理工作。三皈依中的“统理大众,一切无碍。”就充分体现了佛教管理思路模式的最根本的理念和最高境界。下面就佛教管理思路模式作一简要的阐述:

以法摄众[],众生平等,托钵行乞,和合共住:佛教依缘起性空之理,破世间执有之论。佛教讲众生平等,于平等中各自遵法行事。佛陀曾说“我亦僧数”也就是说明佛陀亦是僧团中的一员,故以法摄众,领导众薰修。理管理中以“以戒为师”作为管理僧团的制度,来规范僧僧众的行为,以使僧团消除纷争,而共同为修行解脱目的服务。“世尊顾命之时,属诸比丘以戒为师,又谓吾法若坏,始自毗尼,然则戒之有关于吾教实重。”[]以戒为师,是千百年来僧以制度管理来维持僧团和谐共住。在佛陀成道后,初度五比丘成立僧团开始,就订下了四依住:依乞食;依粪扫衣;依树下住;依陈弃药等四项理想生活的基本原则,并别立八不净物,告诫比丘不得持受田宅园林、种植、储积谷物、蓄养奴仆、蓄养禽兽、蓄钱宝贵物、蓄毯褥釜镬、蓄象金饰床等八种障道的不净物,逐步形成了一定的共住规约。“住山只贵众和谐” 和合共住的僧团,以工同遵行六和敬作为僧团日常生活的基础。六和僧团,和乐清净:奉行佛法,和合共住的出家僧团,以共同行持六和敬,作为建立僧团的基础,即:见和同解,在思想上,建立共识,是思想的统一;戒和同修,在法制上,人人平等,是法制的平等;利和同均,在经济上,均衡分配,是经济的均衡;意和同悦,在精神上,志同道合,是心意的开展;口和无诤,在言语上,和谐无诤,是语言的亲切;身和同住,在行为上,不侵犯人,是相处的和乐。僧团在这一基础上共住才能共同修行以达和合。

定期集合,布萨说戒,僧伽羯磨,共商共议:佛陀定期于每月八日、十四(十五)日与僧众共集一处和合布萨说戒,期使散布于各处的僧侣能定期集会,以达僧团修道生活的圆满和谐。羯磨制度是僧侣“僧事共决”的最高行政中心,主要目的在增进僧伽的和合,于每月十五日定期开会行羯磨,凡有平日违犯戒律者,即于此时针对其所犯的情事加以审议、判决、处置,依羯磨的类别,可分两种:诤事羯磨;非诤事羯磨,诤事,是指僧侣间发生诤论之事,及发生破坏僧伽和合的情事,凡此,都是属于是非问题的裁判案件,非诤事,是关于僧侣的日常生活,及一般行事是否合法的处理指导,或新僧侣加入团体的裁决许可等种种生活上的议决案件,僧团的羯磨法可促进僧团社会组织的严密化,并能统摄僧侣彼此的和合互益,而令僧团成为共同遵守规律、推动爱语、利行、布施、同事僧团共住修行规范。

佛教自入印度传入中国之后,逮及唐代,中土僧侣逐渐增多,集体共住僧团聚断扩大,为使适应僧团的修行生活的安定,而有了“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的中国寺院管理模式,在千百年来这一丛林制度管理模式得到了不断的发展,形成了依印度戒律为原则结合中国实际情况为内容新的管理模式。丛林,是僧众聚居的寺院,意思是说丛林中,杂草不乱生长,树木不扶而直,表示其中有规矩法度,佛教很重视群我的关系,所以有六和僧团、百丈清规等共住规约的设立,丛林寺院管理的原则,重视自我发心、自我检讨、自我规束,其目的是要创造一个和合的僧团,使正法得以久住,因此,中国传统丛林寺院的管理特色,非常重视人事的和谐与分工合作,综观丛林寺院的管理制度。

选贤与能,行普请法,分工合作,共住规约:丛林之中,寺产一切归公,且依一定规矩接纳十方来往的僧众,其住持人选亦经僧众同意,由十方名德中遴选出任,这是为十方丛林;即使是子孙丛林,也会选出有德有学的僧众担任住持,领众弘法。中国禅宗丛林注重劳动生产的农禅生活,施行普请法,也就是集体出坡作务,无论上下,一律平等,均需参与生产劳动,百丈禅师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就是典型范例。寺院在住持的领导下,全寺采取分工合作的方式,人人各司其职,彼此照顾,在两序的人事组织下,职务有文有武,有内务有外务,有执纲纪有执众劳,有任教育有任幕僚,领执者完全立于为众僧服务的立场,来共同维护僧团的和合共住。《禅苑清规》说:丛林之设,要之本为众僧,是以开示众僧,故有长老;表仪众僧,故有首座;荷负众僧,故有监院;调和众僧,故有维那;供养众僧,故有典座;为众僧作务,故有直岁;为众僧出纳,故有库头;为众僧主典翰墨,故有书状;为众僧守护圣教,故有藏主;为众僧迎待檀越,故有知客;为众僧召请,故有侍者;为众僧看守衣钵,故有寮主;为众僧供侍汤药,故有堂主;为众僧洗濯,故有浴主、水头;为众僧御寒,故有炭头、炉头;为众僧乞丐,故有街坊化主;为众僧执劳,故有园头、磨头、庄主;为众僧涤除,故有净头;为众僧给侍,故有净人,完善的分工合作是一个团体组织发展的要素之一。僧团中大众除了以戒律为规范外,并制定有一套完整的生活规范,使大众生活有一定的制度可循。东晋道安大师为其领导的僧团制定有三项僧尼轨范:行香、定座、上经、上讲之法;常日六时行道、饮食唱食法;布萨、差使悔过法,唐代百丈怀海禅师制定的清规,以及其他日用清规、《禅苑清规》等,也都是记载丛林的规制,僧团的组织就在此具体完备的规制下运作发展。

此次学习《管理学概论》后,深感管理的重要性,重新审视佛教清规,深感现代寺院的管理,当在过去清规的基础上,学习利用一些现代管理的新思路、新理念,在“以戒为师”原则下管理好存在于不断发展社会中的现代寺院。



[①] 《大方便佛报恩经》:“以十善法摄众生故”;《大宝集经》:“我當以四攝法攝諸眾生,若我四法攝眾生者,是諸眾生隨順於我受我言教。”《发觉净心经》:“如法攝眾,不為財利為利益故。”

[②] 《山菴杂录》。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