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见盲人乞讨
发表时间:2011-09-03  作者:慧明  点击:

    今天中午请客去人道午餐,车出寺时,见门前有一盲人乞讨,吾云以前未见过有盲人在门前乞讨者。

李主任言近两月方见者,此盲人乞讨,有一非常不好之举动,即常以手中乞讨杯子有意碰撞来往香客,曾数次观察,一次十多位经过者,盲人皆如是举动,未见一人施钱与彼。

       吾云盲者亦或想提示香客引起注意,以便发慈悲心布施钱财。然彼之举动致使香客心中生恼,故无人愿施亦想必然尔。

       寺前有一身着长袍、头披长发、足下赤脚、手持长笛之似年长之乞丐,非是盲人,吾见之来寺前已半年矣。

吾亦曾施钱与彼结缘,近闻此身着破旧长衫之乞丐,外国客游客见之,见其装束,亦甚好奇,纷纷邀彼于山门前静安寺匾额下为其单独拍照,彼甚乐意,焉然成为“模特”矣。

       本寺门卫见彼如是让外国人单独拍照不甚妥当,况在本寺山门匾额之下,门卫劝其下次,勿上台阶,让外国人单独拍照,有损形像,亦勿在门前有碍信众、香客、游人进寺。岂知彼乞丐举起手中笛子,欲打门卫,并咆哮扬言,要叫人“教训”门卫者。

       门卫告知吾此事时,几人班次门卫皆言乞丐都很凶,请他们离门口远点,以免影响寺院正常的出入,乞讨者大多不听,恶言相加。

       吾闻持笛欲打人之乞丐,甚为其悲,造业获此果报,仍不知悔改,反自恃强,再造不善之业,何苦来哉?

吾忆《经》中曾载世尊往昔世中为善友太子,被害双目失明之时,得遇一放牛之助。

尔时牧牛人寻后得见。问言:”汝是何人?”……答言:“我是盲乞儿耳”。

时放牛人遍体观望,人相有异,语言:“我家在近,当供养汝”。

时牧牛人即将善友还归其家,与种种饮食,诫敕家中男女大小:“汝等供侍此人如我不异”。

如是经一月余日,其家厌患,而作是言:“家计不丰,云何能常供是盲人”。

善友闻是语已,心意怅然。过是夜已至明日旦,白主人言:“我今欲去。”

主人报言:“有何不适,而欲舍我去?”

善友答言:“客主之义,势不得久。”

善友言:“汝若爱念我者,为我作一鸣筝。送我着多人民处,大城聚落。”

尔时主人即随意供给,送到利师跋城多人众处,安隐还归。

善友善巧弹筝,其音和雅,悦可众心。一切大众皆共供给饮食,乃至充足利师跋道上五百乞儿,皆得饱满。[]

世尊为善友太子处患难时,仍不愿拖累于人,以自所能,自食其立,并能利益他人。

是知,如是盲人,人愿供给,虽同乞讨,善巧不同,亦福德修因不同所致。彼盲人不见己过,以乞讨杯碰撞于人,使人生恼之举,两盲人之差别何其之远矣。

古德云:

罪福如是,是以人之造业不同,或是造业,或是报业,不可不慎也。

       乞讨之举想必亦出无奈,人何尝愿低三下四沦落为行乞为生以度日,况是盲而无目,实属可怜之众。

今之世间,有以残疾者或儿童作行乞愰子,博人恻隐,以敛钱财,如是之人实是可恶,彼今时得利,来日必当堕落地狱之中,自受其果。

然此世间,实有可悲愍者,吾等见彼行乞之人,当以慈心悲心怜悯彼等。“人当仁义,布施作福”,布施乃六度之中第一波罗蜜。

人行路上,若带小孩可令布施乞者,令彼具慈悲心,让其晓知,世间有需帮助者,让其明白,彼有能力帮助于人,令彼具自信心。勿以见乞者即以此是骗子、此是假的等教育小孩,使其心中留存世间弱势者不值去关心关爱,不值去帮助之阴影。

布施者获福,慈心者无怨,为善者消恶,离欲者无恼,

       吾见是盲者于寺门前,乃令人取钱布施与之结缘。复祈愿彼能于未来世中,能得脱此苦。

       瞽目之人,不知往昔所造恶业,见人不施,心中复生嗔念,未晓因果之循环,复至来日沉沦无期。吾与车上同行诸位谈及盲者事时,忆起《现果随录》中一盲者贪心遭劫杀事。

       饶州鄱阳县路口一井亭,旁有一荒坟。庚子六月一商进亭饮水,见一算命瞽者与引路童子在内。

遂令一推算,算讫,商开挂箱取银相酬,连解几包并无碎者,乃取一指顶大者酬之。

商去不数十步。

瞽问童子曰:“吾一生算命从未得此块大银,此人箱中有多少银耶?”

童子曰:“连开几包,皆整锭,其银正多耳。”

瞽遂绝叫商人云:“来来,吾揣骨相如神,更为汝一相。”

商返至亭,瞽者即为遍身揣摸。啧啧赞美,渐揣至喉颈,蓦以双手紧,抵死不放。商立刻气绝。乃与童子拖掷荒坟丛中。

而正欲攫挂箱去,忽军兵一队亦下马入亭饮水。一兵见草路有痕疾,往一探,见一死尸通身火热。

高叫云:“此荒僻处,更无别人,必瞽者二人谋死。”

乃拔刀迫胁童子曰:“汝为甚谋财害命乎?”

童子惊悸,指瞽者曰:“是他所害,非我也。”

众兵遂乱砍瞽人,立剁作肉泥。取箱去,押童子到府,亦仆死。

    罢翁曰:“算命非杀人之术,瞽者本无杀人之心。一闻多金,杀机遂动。杀机一动,遂即灭身。可知人生世间生于善,死于恶。生与死存乎机。”

周子曰:“诚无为,机善恶。机之可畏一至于此,可不慎哉?”

福祸虽曰不可测知,然祸福本自所造善恶,是知,福祸人可祛避。

商者若不盲目听信先前算命之言,何能复回让人摸骨之事,丢财丧命之虞?

盲者若不于钱财生起贪心,谋财害命者,岂有横遭劫杀之灾哉?

 

 

身穿百衲长衫 常给国外人拍照 与门卫争吵之乞丐

 

寺门前之盲人乞丐


[] 《大方便佛报恩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有感于世人以行善为忧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