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记事
深切的关怀 永远的怀念
发表时间:2011-08-03  作者:慧明  点击:

2000521日晚,当我从新闻中得知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西逝的消息时,心中除了哀思外,就是不停的在祈愿,祈愿赵朴初大德乘愿再来。

我与朴老交往不多,但从为数不多的交往中,使我作为青年佛子,深深体会到了朴老那种提镌后生、注重文化、弘法利生的长者风范。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陀的正法千百年来皆赖四众弟子的弘传,中国佛教于十年动乱中,是为三武一宗之后最大一次法难,正法几于殆尽。中共十一届三中会全之后,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宗教政策得以恢复落实。当佛教恢复之初,佛教的未来发展应向何处去,徘徊在十字路口之时,朴老提出了:人间佛教的理念,阐述了佛教的本怀,充分体现了佛陀出现世间、教化世间、涅槃世间慈悲救世的精髓。人间佛教的理念给恢复之初的佛教界指明了方向、目标、道路与责任,使全国各地佛教从无序走向有序,寺院逐步恢复,僧人重回寺院,信众得以过正常的宗教生活。当佛教在恢复之后,沿着人间佛教的大道前进时,遇到了前进道路上的又一难题,人才青黄不接的大问题,时常牵挂在朴老的心头,阻碍着佛教的明天与未来。九十年代初朴老又提出了:第一是人才,第二是人才,第三还是人才的号召。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全国各地兴办佛学院,注重佛教文化建设之风日盛。随着佛教二十年来的恢复与发展,经济大潮不断侵袭着佛门的净地。朴老远见卓识、针砭时弊的提出了:“道风与学风,二者相辅相成,有道风才有学风,有学风才有道风”指示,使那些附佛衣食者,狂风顿息。

一九九七年是静安寺建寺1750年周年纪念,朴老为我们题写了“上海静安寺建寺一千七百五十周年纪念”的会标。并在来信中提到有关寺名称乎的意见,来信说,“……曾有一时称‘静安古寺’‘龙华古寺’不妥,静安寺就是静安寺,加一‘古’字,没有意思,反贻人笑柄。寺院称‘禅寺’、‘讲寺’、‘律寺’是就其宗派而言,这是从明代开始的……”当我们后来告知他,我们已按照指示将“静安古寺”改为“静安寺”时,他高兴的说:这样很好,“古”寺没有这种意义,现在国内许多寺院都很古。白马寺是第一所寺院,也没有称“古”。

九七年八月我们准备为1750周年出一本纪念画册,我们请朴老为画册作序,是时朴老在北京医院,他看到我们给他的信后,欣然应允,因为时间较紧,书稿等着送出版社出版,朴老很快的将序言带来给我们,后来有人告知我,朴老在医院中是三易其稿。这确实使我们非常的感动,让我们感到朴老对上海佛教,对静安寺,对青年佛子的关心爱护。朴老在序言最后写道:“今欣逢静安古刹建立1750周年,承蒙各界护持高谊,为静安寺赐书作画,弥足珍贵。现由静安寺主编,将此墨宝汇成一册,用以承继先业,裨益来者,诚我等老者所希冀也。抚今追昔,静安古刹,有此吉庆,实乃政治清明之体现。想必天下隆治之日,是为佛法昌明之时;佛法昌明之时,亦当为天下隆治之日。故寄语青年佛子,要珍惜当今太平盛世,祈祷世界和平,竭诚努力,续佛慧命,弘扬正法,为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为精神文明的建设,而发同体大悲心,福慧双修,知行合一,勇猛精进,共登觉岸”

九八年随着本寺 “以人为本、以文化为基础” 工程的启动,本寺除寺院改建外,准备将藏经中一些经论刻石保存,作为本寺佛教文化建设、弘法利生的重要工作之一。我们将这一设想计划告知了朴老,朴老非常赞成,在批复中写道:“静安寺诸大德法师,诸善知识,发此大愿,至深欢喜赞叹,但大藏经卷宗帙浩繁,虽用激光雕刻,仍恐费时过久,人力亦恐不够。鄙意可采支那内学院《藏要》之办法,先选刻一部分重要经论(我建议先刻《杂阿含经》)。当然用‘静安寺石刻大藏经’作为总题,亦可,或用‘静安寺石经’作为简称,发‘房山石经’,较为灵活。是否有当,请诸大德考虑”

九八年九月,我们去北京考察房山石经,为本寺将来石刻经论作准备,我同静安寺寺务委员会主任德悟法师再一次去北京医院看望了朴老。九月三十号下午,我们在北京医院同朴老作了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当我们一见到他,他就拿出了已为我们题写《静安寺石经》的条幅。朴老详细询问了静安寺改建的情况。我就本寺石刻经论的事向朴老作了汇报,朴老对我们石刻经论又作了详细的指示,。朴老还说:“发这样的大心大愿,可以对整个藏经组织人力,进行一些校勘工作,然后再镌石保存”。朴老还一再的关照,以后静安寺的一些事,直接写信给他,他可以转给有关方面,帮助我们解决一些问题,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实在不忍心,再过多的打扰一位心挂全国佛教、年事已高的老人,我们只是祝福他健康长寿,带领全国佛教界的四众弟子共同努力早日实现人间净土。朴老在交谈中谈到了佛教文化建设的重要性,他讲了他当初办佛教文化研究所的起因与意义,从朴老的谈话中,使我感到,他是要用他兴办佛教文化事业的经过来激励我们年青的佛子,每做一件是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要有信心、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完成。当我们提出时间很长了,请朴老保重身体,是时朴老象是意犹未尽。我们临走时,朴老送我们到病房门,抓着我的手说:“静安寺我很熟了,在全国佛教寺院中不是一般的寺院,(他指着德老说)有老法师支持你们,年轻佛子就要为续佛慧命,荷担如来家业,做好工作。”我当时也非常的激动对朴老说,您放心,一定记住您的嘱托。未曾想到,此一别竟成永别。

九九年一月朴老委托有关方面送来了一套《敦煌大藏经》,他在扉页上写道:“赠上海静安寺佛教图书馆供校勘《静安寺石经》参考。”九九年五月四川省佛教协会送来了《洪武南藏》出版的部份藏经,并带来了朴老于九八年十月有关《洪武南藏》批示的复印件,上面写着“此是一件大事,我会应予支持,我建议佛学院,佛教图文馆各订购一部,并函请上海静安寺,玉佛寺各订购一部。请诸位秘书长考虑。”当我们再一次感受到朴老对我们校勘藏经的关怀时,我们心里就立下大愿,一定不辜负朴老对我们的期望,一定要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为佛教文化建设作出我们应有的努力与贡献。

大德去矣!风范犹存!大德去矣,咐嘱犹在耳旁。随缘西逝,精神仍在激励我等,身为佛子当作佛事。大德放心!我们将哀思化为行愿,不负您的嘱托。大德放心,我们将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为人间佛教、人间净土的早日实现而弘法利生。

我们虔诚的祈愿,祈愿您以大悲愿力乘愿再来!

 

                                                                                                                         上海静安寺  慧明

2000528

 

 

注: (2000年《中国宗教》《佛教文化》《香港佛教》相继刊登了这篇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