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行脚杨浦太平报恩寺 试一试新
发表时间:2011-08-04  作者:慧明  点击:

有居士知吾往五台行脚朝山,慈悲关心,赠跑鞋以备行脚之用,赠鞋居士曾曰“此鞋邦申缩有度,大者可以申之,小者可以缩之,且此鞋较轻。”愿法师纳受之。

 

行脚常熟之时,脚提抗议起泡以示不满。因鞋重与脚相争,两不相让,终以鞋胜而使脚起泡败北而终。谚云“穿新鞋走老路”乃守旧而不知变革之谓也。于行脚路上,若真穿新鞋走新路者,则是无知之谓也。曾记十年前,吾行脚九华,因无行脚经验,请库房准备新鞋,复关照比平常小之一号。以为小一号者跟脚,确不知行脚路上则苦矣。方行一日,鞋脚相争不让,致使脚起泡而悔不当初,何故特地关照备新鞋小一号也。脚起泡时时,方知“穿小鞋”之感受。

 

人之相处何尝不是?人与人之间相处和睦,因知其禀性而适当相互调整。若相争不让则争斗不息矣。故佛教于六度中讲忍辱,乃是忍人所不能忍者,方能息事宁人。凡为佛子,与人相处,当以忍让为上,大其肚量,则凡事可纳而化之。若其量小,则细微小事,于小天地中则为大矣。不闻弥勒常笑,笑可笑人耶?大肚能容,容难容之事哉?吾等欲为人笑之人欤?欲为能容之人欤?正如禅堂师常曰“参”。

 

晨五时一刻,与梦觉法师往杨浦太平寺行脚,以试新鞋可否于行脚路上一穿。赠鞋居士云“若法师满意,可赠每位行脚僧一双。”吾不知其于行脚行与不行,故先行试穿行脚,以试其与吾等脚之缘份如何。

 

七点三十分至太平报恩寺,阳光早已照射在重檐的大殿上,静静的看着用现代瓦片盖着的大殿,没有了翘角,因周边居民早已动迁,在空旷的广场中间,在周边的新建高楼的映衬下显得尤为突出。曾记吾任上海佛学院院长后,为佛学院选址事,遍寻沪上旧有寺院遗址,考察环境,选择以备恢复作为学院院址。尼众部其时亦在选择之中,妙相法师曾来杨浦太平教寺旧址考察,并告知杨浦大桥下太平寺仍有旧大殿存在事,听闻后,未作特别留意。吾在复旦读书期间,论文选择以印光法师为研究对象,印光法师曾多次来沪,并住沪上太平寺(后知印光法师所住太平寺,非此太平寺。)。想起妙相法师所说太平寺,有意前往考察。2003616日,往浦东一家制作瓶装水厂,参观瓶装水的制作过程,为“静安甘露”制作做准备。回程时经过杨浦大桥,突然想起太平寺事,提议前往一观。同行郁望梅、周洵祥二公亦甚有兴趣,即下桥寻找太平寺旧址。

 

沿兰州路前行,并电话联系询问旧址所在。时,周边皆低矮居民住房,周边无甚高楼,直至近前,方见有一处,略高于周边居民房之坡顶建筑,知此处,当为太平寺之大殿。下车顺小的弄堂向里行,旧大殿未上锁,破旧的铁门虚关着,推门进入,见殿中堆着居民烧饭用的煤球及乱七八糟的竹杆和杂物。整个大殿屋顶已数处可以见天,在浑暗的殿堂墙壁处有一处石碑,吾借手机屏幕的一点点光亮,磨认着碑上的文字,知乃为宋代古刹,建寺之初即有灵瑞奇异感应之事。起身对郁、周二公言“将来有机缘,能将此古刹恢复就好了。”

 

其时,见古刹荒废至此,佛子心急感慨万千。自初见石碑,知为宋代古刹,欲寻机恢复之念,从未间断,时常浮于脑海,心间总有一事牵挂,难以放下。后机缘成熟,得胡炜、安杰等诸公鼎力相助,古刹恢复之事得以落实。今日忆之,若无彼时之念,何来今日之中兴。故常起善念,必果得善果之理,与此昭然。故佛教常劝人发菩提心,于八识田中种下金刚种子,现时一念,必为将来成佛正因。

 

今日已是我第三次行脚至太平报恩寺,至寺时,来接车辆未至。礼佛后,忽想起《规复太平教寺基记》碑文之事,因石碑年久,部分已遭损坏,或已磨损难以辩认。令人取电筒,自侧面照光,利用阴影,原来难以同之字,可略见其形,顺之上下文,句义、文义相符,随令广行师取笔记之。因须回静安寺参加《福慧——2010纪事》座谈会而作罢,唯待下次慢辩碑文,以存历史文字以传将来矣。

 

自太平报恩寺行脚归来,鞋与脚缘份甚好,鞋轻而伸缩随脚,脚随行而曲直适鞋。此乃一次,未知其后,鞋脚相争之习气种子,是否复起现行,未得可知。其始也善者,必受人喜之,其始也恶者,亦未必不善至终。缘分若何?有待其未来之表现。然自其中,吾知适于不适,能中道始终者,则五台之行无忧矣。

《规复太平教寺基记》碑局部

 

 辩认《规复太平教寺基记》碑   用电筒侧光照出石碑上字体阴影以辨认

 

  《规复太平教寺基记》碑局部  部分已损坏难以辩认

 

原太平寺旧大殿  殿前两铜香炉为新铸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