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般若
日志
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一天
发表时间:2011-08-05  作者:慧明  点击:

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一天(2011-5-21

 

今天晨五时,行脚八公里路程,至江边镇扬渡口。因欲参访金、焦二山,故未渡江。至黄昏时,方渡江至瓜州,复行五公里,宿扬州。

吾初至焦山,乃是九二年夏,回乡省亲,经过镇江,来焦山参访。二至焦山乃万佛塔落成时,应茗山长老邀请与德悟长老来此庆贺。三至焦山为心澄和尚于定慧寺升座时,前来恭贺。此次行脚五台,复经润州,来焦山参访。入寺,见大殿前有纪念茗公上人圆寂十周年水陆法会。吾于茗公纪念堂中顶礼,忽忆亲近茗公之往事,不觉时光之匆匆,已是二十余载之往事矣。

 

 
 
 

19891030茗山长老曾在其日记中云“写一幅对联赠慧明法师:‘慧光照法界 明月印禅心。’”其时也,吾在佛学院研究班读书刚毕业,茗公飞锡沪上玉佛寺,住寺中上客堂。晚,吾至茗公住处顶礼听开示。所示皆勉励后学,努力学习佛法,持戒精进之语。临别时,长老应允,明日相赠对联一幅。

次日近午,复亲近茗公闻开示,长老取出已书墨宝对联,令侍者展之举起。乃依慧明二字嵌字联也。长老释曰:“智慧之光照彻法界,普令有情众生获益无量。我等佛子当心静如月,以戒为师,精进成就,方能利益一切。听闻你用功学习,又是淦泉法师弟子,很好很好。”云云。闻长老语,顶礼接联,誓愿依教奉行。

       后数年间,茗公乃全国知名硕德尊宿,贫僧时在学院读书教学,少有出门游学,茗公或至沪上,唯有顶礼或听闻勉励片语而已,鲜有亲近。

       吾至静安常住后,戊寅年春,茗公曾至静安,并驻锡数日,期间日日顶礼听闻开示,受益良多。茗公开示出家根本在于见性解脱,书“明心见性”相赠。其时,静安常住改建规划方案筹划之中,种种意见犹待统一,种种寺务管理繁杂,种种关系需要协调。自学院至常住,从未遇见之事件不断呈现,其时年轻气盛,不免与茗公交谈时有所显露,茗公慈悲,知吾立志中兴静安常住之不易,特书“积德无须人见,存心自有天知。戒戒燥,谨慎谦虚。”以安慰诫勉。

茗公静安驻锡期间,犹为令后学崇敬者,茗公每至食时,常教人惜食惜福。及至饭食乞,皆以水冲刷其碗,并以舌舔碗中残留米粒及细末饭渣。令同桌者,无不动容,皆视己碗中是否有未吃完之米粒,恐有剩余饭粒,而招罪过。是知,大德表率作用,可令视者知种善根修福德之因,检讨各自德行不如法之处。

戊寅年秋,本寺改建正式启动,计划于钟楼铸“和平钟”一口,将于迎接新世纪时撞钟梵钟,以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茗公闻知,欣然为题“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生。离地狱,出火坑,愿成佛,度众生。”撞钟偈。复为迎接新世纪撞钟活动题写“上海静安寺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和平之钟”标题。知吾意欲行脚朝山,特书赠“万缘放下”寄来于吾。使吾更为坚定朝礼九华之愿。

       吾于辛巳年五月举行任静安常住方丈升座仪式,此前,茗公特书“”一联及为《知恩报恩》画册中佛传题写“释迦牟尼佛画传”相贺。及至临近升座之日,茗公法体欠安,住瑞金医院,因治疗气管切开,不能言语,于病榻弥留之际,仍不忘对吾殷情期望,令侍者拿纸笔,亲自写下了:“一、对内团结合作,搞好领导及各方关系。二、办佛学院,重视道风,从严管寺。三、多作社会福利"。”三点希望。并令其徒,依此三点,代写发言稿一份,在吾升座仪式上宣读致贺。

       每次回忆及此,不禁眼眶转湿,常思茗公教导。吾于茗公何等因缘,老人家如此眷顾于我。吾亦不负老人期望,十年来,精进不懈,常将茗公遗训三点作为指南,团结各方,和合相处,力诫孤傲习气,随和设身处地思考问题与人相处;重视教育,培养人才,自任上海佛学院院长后,力求尽力使僧教育提高层次;回报社会,广行慈善,在改建急需大量资金之时,力行利益社会之举,于丙戌年,出资千万元,成立“佛教福慧基金”专门用于社会慈善事业,年年皆数百万元追加投入于社会慈善事业之中。茗公若于常寂光中,知吾依教奉行,当含笑冥护矣。

 

 
与茗山长老在一起

       下午,于金山江天禅寺拜见住持心澄大和尚,相叙间,探讨佛教僧教育事,皆感叹僧教育之重要,如今僧教有待加强之事,不免皆忧心于此者。

       心澄和尚介绍江苏佛教现状,并为行脚团开示,题赠“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以勉励行脚团朝礼五台。

       金山江天禅寺,乃禅宗祖庭道场,曾有谚云“金山腿子,高旻香,天宁寺麻油菜饭盖三江。”在心澄和尚引领下,行脚大众与同行居士,至禅堂,于禅堂中打坐须臾。虽时间短暂,却能感受禅宗道场禅堂禅坐之殊胜因缘。

       金山自恢复开放以来,中兴一代,慈舟长老倾注心血犹多。慈公言语幽默风趣,待人随和慈悲。曾记八十年代初出家后,寒假回乡省亲,路过镇江,经人引领,于金山寺丈室初见慈公,顶礼之后。慈公即语引领者曰:“法门龙象,好好求学,将来必有出息。”前辈的奖励之语,令吾其时,心中无比喜悦。于后来,求学、学佛、工作过程中,常常想起“必有出息”之语,亦激励自己要有出息,切不可“没有出息”。

       曾记庚午年,常州天宁寺放戒,吾随淦泉上人往历戒坛,诸多长老亦至天宁相贺。淦公与慈公乃旧相识,佛门法宜深厚,常于斋后,经行于寺中,或于红梅公园游览,吾皆随其后,时慈公亦间隙随问予一、二语,禅家之风,直逼心田,直问当下。或答有令公满意者;或答有不出,淦公指点者;或有答而遭公斥责者,因时年少,调皮一笑而已。耳中常闻老者之间,回忆往昔佛教、人事、旧闻。慨叹未来佛教发展大计,或谓今之后辈须当如何教育;或谓今日社会佛教当如何应对;或谓何处丛林当使中兴。凡此种种,吾皆听闻于耳,其时未觉有何奇异之处,而今复回忆,思惟彼等所言,皆为佛教而忧心如焚者。吾随师往天宁旬余,日日听闻长辈对话,惜其时年幼无知,未能详作记录,今思之以为憾事。长辈为教心急之情形,令我至今犹若眼前。

       吾至静安常住后,慈公亦曾来沪,至静安一访。时,吾接待慈公于后厅丈室中,想叙唯是回忆淦公上人之旧事。

 

 
与慈舟长老在一起

       镇江除金、焦二山外,超岸寺亦为润州名刹,现今亦正恢复之中,心澄和尚陪同参访,并介绍此寺历史及现状,将于未来恢复成为佛教博物馆之构想。佛教已过复初之寺院建设阶段,如今犹为重要者,乃是培养一批能引领信众修行,体悟佛法的出家僧才。使法门龙象辈出,方能使正法久住,法轮常转。

       忆及圆寂往生长老之往事,亦乃激励吾等为教为法之责任感与使命感。从中感知老一辈大德长老之德行修为,作自身努力之目标。

 

 
 
 
 
 
 
 
 
 
 
 
 

 

上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十二天            下一篇:行脚五台朝山第十天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